女鬼并没有理会我的话,反而是在整个院子里转了起来,这让我有些不解。

我们三个人淡定的站在院子里面仔细的观察着女鬼的一举一动,但凡他有一点想要做出伤害人的举动,我们三个人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

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将这只女鬼赶走。

“就凭你们几个人说不定还真对付不了,我别看你们手里有这些符咒,可它难道就能够保护到你们所有的人?”女鬼突然抬起头看向了我,幽暗的眼神让人有些畏惧。

我晃了晃脑袋。

这些事情经历的多了还真没什么好害怕的。

确实在第1次面对这只女鬼的时候,我们真的有一些害怕的情绪存在,但是今世不同往日,我们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也遇到过不少的鬼了,比她厉害的更是遇到过。

“别说那么多废话。”

老霍有些不耐烦地站了出来。

“今天我就看看你们这几个毛头小子怎么拦住我!”女鬼咆哮了一声,紧接着朝着跌落在地上已经昏过去的男主人冲了上去。

我一个眼疾手快,在那个男主人的额头上贴了一张黄符。

“我不能够保下所有的人,但是我能够保证他们在今天晚上不受到你的伤害,我劝你还是放下这一切吧,我知道没有经历过那些事情是根本没有办法劝人善良的,但是你要想明白,今天你的所作所为和他们没有什么区别。”

青春阳光宅女皮肤光滑白皙写真

我知道这些方法根本就说不通,女鬼早就已经被怨气冲昏了头脑,又怎么可能会听进去我的劝说的话语呢。

不过虽然脑袋里面是这样想的,我还是希望能够尝试一番。

砰!

一条板凳朝着我飞了过来。

猝不及防之间,板凳一下子砸在了我的脑袋之上,巨大的疼痛让我跌落在了地上,感觉到额头上有股暖流。

“你们要是不走的话,就跟着他一起死!”

女鬼突然来到了我的身旁。

我呵呵一笑。

对于这样的一个女鬼还真没什么好怕的。

我没有理会额头上的鲜血,站了起来,看着这名女鬼说道:“那就试试看。”

咻!

说完我手中的一张黄符瞬间飞了出去。

我可不是什么道士,但是我却会画符这一套,也部都多亏了章大哥,而且还知道一些能够镇压鬼的方法。

只是今天楚思离没来,否则的话这件事情应对起来会更加的简单。

“一鸣小心!”

谭金和老霍两个人突然朝着我冲了过来,他们将手里的黄符对准了面前的女鬼,没有任何一个人表现出畏惧。

“你没有魂魄?”

女鬼突然看着我有些吃惊的说道。

而且他可能在我身上觉察到了一丝较为奇特的感觉。

我的身体是没有任何魂魄存在的。

这是一个麻烦,虽然之前刁爷给我施过一个咒语,让那些孤魂野鬼没有办法进入到我的身体,可仅限于实力弱小的鬼。

此时我的身体就像一个容器一样。

我在看到那只女鬼的眼神时,明显有些垂涎我的感觉。

“你们赶紧站到我的身旁,这个女鬼很有可能要利用我的身体!”

我有些着急的对着谭金和老霍大吼道。

绝不能让那只女鬼得逞。

她如果利用我的身体借尸还魂,恐怕会有更加危险的事情。

我也不敢承担这些后果。

老霍和谭金即刻会意,两个人紧紧的守在了我的身旁,生怕那一只女鬼会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冲到我的面前来。

“我劝你还是收手吧,否则这样做下去对你是没有任何好结果的,如果你愿意放弃的话,我们可以帮你超度一下。”

我观察着空中已经消失的女鬼,对着她,仍然在劝说着。

确实我们对他的故事有点怜悯,可这绝对不是她作恶的理由。

冤有头债有主,可是那几位老人早就已经过世,女鬼却把自己的心思打到了老人的孩子身上,这便是不符合道理的一点,所以我们才会如此费力的来到这里。

讲道理是行不通的。

也就只有真正的把这只女鬼制服才有可能解决掉这件事。

然而女鬼却看上了我的身体。

“你小子的身体确实有点奇怪,我倒是很好奇,如果我进入到你的身体里面之后,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模样。”

在空中传来了女鬼狰狞的笑容。

我暗叫一声不好。

现在没有任何时间化阵。

如果男主人给我们时间进入到这里面的话,也不至于像现在如此狼狈,起码在面对这只女鬼时能有办法解决。

现在却不同。

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运用什么样的方法解决掉这只女鬼。

还是老话说的好。

书到用时方恨少。

我现在恨不得把所有能够制服女鬼的方法部学习一遍。

只可惜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对策,手里也不过只有几张黄符而已,也不知道能不能对女鬼造成伤害。

砰!

女鬼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已经来到了我的前方。

她狠狠的撞在了我的身上。

然而并没有任何的作用。

我胸口的一块玉石突然亮了起来,突如其来的举动就连那只女鬼都没有料想到,她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狠狠的往后退了几步。

“刁爷给的这个东西还真是神了。”我笑嘻嘻的说道。

胸口的玉石是之前刁爷给我的却没想到在面对这只女鬼的时候竟然能够有这样的一件好事,帮我阻挡了攻击。

我们三个人紧紧的盯着那只女鬼的行踪,现在生怕他会一个不注意钻出来到那时只怕我们会有一些危险,所以我必须要时时刻刻的观察着女鬼的行踪,不能够让她靠近我。

咻!

老霍手中的黄符扔了出去。

只见空中传出一声凄厉的叫声。

那只女鬼一下子跌落在了地上,捂着胸口不甘的看着我们。

“就这么简单?”

我不敢相信会这么简单就能解决掉这只女鬼,一个有如此道行的女鬼,竟然被我手里的一张黄符解决掉,恐怕有炸。

我们只能站在远处观察着,这只女鬼根本就不敢上前靠近那个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