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没想到这秦家住的地方还真是好啊,居然能看到半个蓉城的风景。”

一个十四五岁的蔡家小辈看着旁边的女人。

女人大概二十五六岁,美貌动人,穿着轻薄的打底裤和小短靴,她脸上带着一丝傲然,听到旁边小辈的话,笑道:“那是当然,秦家是以前蓉城首富,有一个超级庄园算什么?”

这个女人,正是蓉城蔡家小辈中的大姐,蔡韩琪,蔡韩宇的妹妹,跟秦飞也有过一面之缘。

另外一名小辈也冷笑一声道:“呵呵,这个秦家,还以为自己能够耀武扬威多久,还不到两年时间就被拉下马了,我还以为他们真能成蓉城下一个百年大族呢。”

“还不是因为燕赵的北冥家,如果没有他们派过来的大师,秦家还倒不到这么快呢!”

那男孩接着道:“渝州纪家还想帮忙,结果连纪宗那块老骨头都让人给打死了,唉,真是可怜。”

“够了,这些话们平时说说就行,绝对不能拿出去给外人听到!”

蔡韩琪瞪了一眼旁边两个人,低声喝道。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琪姐,走吧,我们去城里嗨一天。”那几名蔡家小辈热烈兴奋地说道。

“行,走吧,去开车。”

蔡韩琪无奈地点点头,翻了个白眼,然后带着一行人走向了庄园大门口。

骑着单车的美少女青春洋溢

看到庄园门口站着几个人,蔡韩琪的眉头一皱,问道:“怎么了?”

“哦,孙小姐,这里有两个走错路的土包子,我正打算把他们给赶走呢。”保卫看见蔡韩琪,知道这是找蔡家的孙小姐,谄媚地说道。

“哈哈哈哈。”

一个蔡家的小辈顿时笑得前仰后合,道:“这里上山的路就一条笔直大路,还会有人走错?”

蔡韩琪也只觉得好笑,于是抬眼望铁门外望去,看到艾玛时表情还没什么。

当她看到艾玛身边的青年时,脸色瞬间变得毫无血色,一双美目当中充满了惊骇欲绝。

蔡韩琪蹬蹬瞪退了几步,指着秦飞,结结巴巴道:“秦、秦、秦”

秦飞嘴角带着一丝淡漠的笑容,盯着蔡韩琪,道:“好久不见,蔡韩琪,我在想,蔡家可能欠我一个解释。”

从刚才蔡韩琪等一群蔡家小辈口中,秦飞知道了不少珍贵的情报。

一是北冥家,派人来夺走了秦家这龙泉山的豪华庄园,二是渝州纪家的纪宗老爷子,为了帮助秦家,竟然驾鹤西去。

这两个消息,几乎是将秦飞在欧洲得到释放的杀意,又再度点燃了起来。

蔡韩琪双腿一软,跪坐在地上,浑身不停地颤抖。

“琪姐怎么了?怎么了?”有蔡家的小辈想要将蔡韩琪搀扶起来,却看到蔡韩琪眼中充满了绝望。

她抓着其中一个小辈的手,声音颤抖,小声地道:“赶紧去叫爸妈大哥他们,赶紧逃!逃得越远越好!”

秦飞将蔡韩琪的话听在耳边,淡然一笑,脚步一踏,竟然直接穿过了厚实的铁门,来到了她的面前。

见秦飞出现在庄园内,门口的保卫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样,脸上浮现出一个比一个震惊的表情。

他们只看到眼前影子一闪,秦飞就穿过了铁门,这还是人吗?就算是魔术也没有这么神奇吧?

秦飞蹲在蔡韩琪身边,微微一笑:“蔡韩琪,把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我,我可以饶了一命。”

听到这话,那五六名蔡家小辈眉头一瞪,其中一人更是骂道:“他妈是谁啊!敢威胁我姐姐,活得不耐烦了吧?”

唰!

秦飞的目光微微一闪,只见那名蔡家小辈的脖子齐刷刷地断开,圆滚滚的脑袋摔在地上,脸上的表情还保持着愤怒。

看到眼前这一幕,四周除了艾玛的所有人,全都惊声尖叫起来,其中胆子小的,当场吓得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不要!”

蔡韩琪目呲欲裂,看了一眼旁白蔡家小辈,眼中尽是悲痛和痛苦。

秦飞道:“既然不肯说,我的耐心也不多,直接去找们蔡家家主吧。”

他负手前行,背后寒光闪过,连同蔡韩琪在内的几名蔡家小辈,人头齐齐落地,鲜血汇聚成一条小河。

“叔叔,们还是赶紧走吧,秦先生只杀他要杀的人。”

艾玛拍了拍旁边的保卫大叔,她知道秦飞不会杀这些跟蔡家没有关系的人,所以好言劝道。

“鬼啊!”

那几名保卫顿时扔下手中的警棍,屁股尿流地冲出了庄园。

艾玛看着地上的尸体,叹了口气,她这段时间已经看了不少比这还恶心的画面,早就已经吐得不想吐了,看到秦飞迈步往前走去,她也赶紧跟了上去。

如同城堡一般的别墅大厅当中,此时本应该是一群秦家人,现在却全都成了蓉城蔡家人。

家主蔡冬青坐在最上座,这个原本是蓉城首富府南王的位置,蔡韩宇坐在旁边,眼神中带着桀骜和狂意。

现在的蔡家,几乎在整个天府只手遮天,除了西南军区,没有任何人敢来招惹得罪他们。

“蔡董,现在渝州的纪家死了个纪宗,纪宁也只剩半口气,至于南阳的什么周飞洲等人就完全不成气候了,整个府南乃至整个天府,都是蔡家所有了啊。”

座位上,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胖富商谄媚恭维道。

蔡冬青呵呵一笑,道:“刘先生客气了,其实还是要靠北冥家的帮忙,把秦家打压成现在这副惨状,否则我蔡家何德何能啊。”

“嗨!”

那胖子富商一拍大腿,冷笑道:“我早就说过,那个秦家的小子绝对成不了大器,秦家也只是昙花一现而已,看现在被我说中了吧?我真后悔当初送秦家那些东西,早知道宁愿烂在肚子里也不会浪费了。”

“是吗?我记得当初在我面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就在众人兴高采烈地讨论蔡家未来发展规划时,一道冷冷的笑声传进了别墅大厅。

胖子富商皱了皱眉:“谁在说话?”

他的话还没说完,胸口处已经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深洞,可怜的他还没察觉。

“新年快乐啊,各位。”

那道冷漠淡然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