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君九依次给了幽辛,神帝孟盛的古尺和传承。

给了幽冥老和宫辰,神帝千秋月的时间神诀。

君九从罗盘之中拓印了两份,分别给了两人。

给了巫山庆、巫柔神帝血。

他们都是神药师,神帝血对他们意义非凡,珍贵无比。

每个人的礼物,君九都是仔细斟酌,挑选后决定的。

不仅是适合他们,也是不辜负诸位神帝前辈的遗愿,让他们传承后继有人。

最后,君九来到温邪面前。

许久不见,温邪似变了,也似没有变。

他修炼的功法让他越发冰冷如刀锋,难以敛藏,似乎从里到外都是冷冰冰的没有情绪。

但和君九对视时,那双冷冷的眼眸中荡起了浅浅涟漪。

无情之中要藏着一丝情意,最是珍贵,也最是难得。

美女的n次方

但可惜了这丝情意,注定了没有结果。

君九递出了储物袋,勾唇看着温邪说道:“这是我目前手中最适合你的。

温邪,谢谢你护送我娘亲他们来神域,这份谢礼请你一定要收下。”

君九送了温邪无锋剑诀。

温邪望着君九,抿紧了嘴角,冷冷的眼眸越发暗沉。

其他人是礼物,唯有他是谢礼。

是感谢。

也是难以跨越的距离。

温邪心底不由涩涩的作痛,又感觉到墨无越冷血霸道的金眸扫过他,温邪咬了咬牙。

君九:“温邪?”

“好,我收下了。”

温邪最终还是接过了储物袋。

他想对君九露出一丝笑意,但不知道是因为修炼的功法,还是因为墨无越看着,诱惑着是因为心底的苦涩之痛,温邪没有笑出来。

只得点点头作罢。

君九送完了礼物,走回原位坐下,她勾唇看着大家复杂的表情。

君九开口:“我也不瞒着你们。

这些都是从沉渊下所得,是诸位前辈的遗愿,希望你们不要辜负。”

“不会的!”

卿羽第一个开口。

他已经知道无踪步是什么样的神通,卿羽态度坚定认真,他一定会好好修炼,将无踪步大成。

这样实力没提升起来之前,他不会成为君九的弱点和负担。

沈沧冥也是如此想的,等救出君冥夜后,他就闭关好好钻研!巫山庆和巫柔很兴奋,如此精纯的神帝血,可以说是他们目前手中最珍贵的宝物了,拿来炼丹一定很爽。

幽辛也很欢喜他得到的古尺和传承,逆天神器,在幽辛的神器之中称得上是最好的一件。

不过高兴之余,幽辛眯起眼睛盯着君九上下打量一番,在墨无越眼刀子飞来前,幽辛都不肯挪开。

幽辛困惑问道:“嫂子,你现在是什么境界了?

我怎么看不出来。”

闻言,大家齐刷刷看向君九。

其实幽冥老和巫山庆看出来了,但他们没吭声,实在太过震惊!惊的两人都不知道怎么说。

见大家都看着自己,君九嘴角微勾,开口说道:“我现在是八级神君。”

众:……全场死寂沉默。

一会儿后才发出整齐的吸气声。

卿羽还板着手指头数了数,他现在是灵尊境界,灵尊、灵皇、灵帝、半神、神君!!卿羽目瞪口呆,愣愣看着君九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竖起大拇指。

师妹强啊!太流弊了!巫柔和霜帝都是呆了呆,他们一同来的神域,那时君九都还没半神境界。

这一转眼,君九已是神君境界,还是八级神君,离神王都不远了。

宫辰表情严肃,握紧了手中的时间神诀,宫辰深呼吸开口:“看来我得加油修炼了。”

“加油修炼也追不上帝后啊。”

冷渊幽幽说道。

君九这升级速度,太恐怖了!谁能追赶得上她?

温邪尤其沉默,他突破灵帝境界,成为新一任帝尊,此刻都说不出口来。

温邪默默的动动手,摸了摸储物袋,在神域就是垫底的。

摆在眼前的不是儿女私情,而是提升实力!唯有变强,强到站在这个世界巅峰,才有一线可能。

温邪冷眸坚定起来。

……君九也知道自己突破的速度有多可怕,她摸了摸鼻子,给大家一些缓冲的时间。

等大家都平复心情差不多了,君九才开口,先对幽冥老他们说道:“老师,巫前辈,有一事我要拜托你们。”

幽冥老:“君九你说。”

君九抬头看向卿羽、沈沧冥他们,继续说道:“我将对付金氏,我娘亲、干爹还有师兄他们不合适在这儿。

因此想请二位护送他们,送他们去第一重大陆神驿的领地。

待事情结束,我再去接他们。”

“好,这个没问题!我明白。”

幽冥老摸摸胡须点头。

巫山庆亦是点点头。

这个不用君九说,他们都会照做。

毕竟他们可是君九的亲朋,他们神驿保护少主夫人的亲朋好友,责无旁贷。

君九道了一声谢后,看向幽辛他们。

不用君九说,幽辛抢先道:“我留下来!我虽然境界不足,但我好歹有监狱,嫂子你要关谁,丢我这儿没问题!”

“都要死,不用关。

你还是滚回幽神族去。”

墨无越斜睨幽辛,语气颇为冷酷无情。

幽辛被刺激了,捂着心口闭嘴了。

君九见此,无奈的扫了墨无越一眼,都是朋友了,不要这么冷酷啊。

不过君九也赞成墨无越说的,她感激感谢大家想帮她,但灭金氏是她的事,她能解决。

幽辛、巫柔、宫辰他们,都无需留下来。

这时温邪开口,“我会去神域历练,若有需要我的时候,君九你随时都可以找我。”

君九看向温邪,两人目光对视上,君九顿了顿方才点头。

大家才来了不久,短暂重逢后,又得都离开。

虽有遗憾不舍,但都心知现在不是好好叙旧唠嗑的时候。

他们都随幽冥老和巫山庆一同离开,有神驿护送出去后,要单独离开的,再走传送阵。

最终留下的,还是原来那些人。

君九静静看着大家离去的方向,许久后才收回目光,君九复又看向万金城方向。

冷冷一笑,开口:“又一日,今天碎哪片龙鳞呢?”

“君九,琅琊王来了!”

云霄带来消息。

琅琊王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来一个金氏族人,据说是来传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