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6年,6月24日,东海市,阔马造船厂。

阔马造船厂是当初东海商社设立的第一处造船产业区,直到如今也是最大的一处,集中了大量人手和机械,生产忙碌异常。今日,海洋部的梁恩和郑林正在三号船坞上,视察一艘刚建成不久的烈焰级的舾装工作。

经过几年的试用,烈焰级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一款优良的舰船,非常符合当初设定的战商两用的定位,既有强悍的战斗力,同时又有优异的运输性能——后者体现得特别显著,毕竟这种级别的舰船在海上没有什么像样的对手,实际上海贸才是它的主要用途。

虽然烈焰级为了作战,开了一层炮甲板,理论上会削弱运货能力,但是实践中发现,这并不是缺点,反而是优点——炮甲板不但可以装炮,还可以装人,只要加上隔板,一个炮位就是一个3.5x3x2的标准带窗隔间,比后世火车卧铺车厢还宽敞些,以当下一般劳动人民的耐受能力,最多可以塞进去五张三层床用作客运用途。一间装上15人,一层炮甲板就能装300人乃至更多,即使不这么挤,也可以轻松运上二百人。当然,传统的封闭船舱也可以运这么多,但是那样的环境下,极易滋生传染病导致大量减员,而改装后的炮甲板则保证了充足的空气流通和光照,可以更好地保持乘员健康,实现有效客运。

传统的远洋海贸没多大客运需求,所以这个额外的运输能力并没有什么卵用,但对于东海人来说,偏偏还真是很有用的。他们南下的时候,会捎上一批移民运往南洋,然后到了大食往回走的时候,又会买上一批良马带回来,这时候把隔间里面的床拆掉,就是一间不错的马舍了。床本身其实也是一种商品,在南洋在西洋都有不错的销路,总之是一点也不浪费。

至于挤占了火炮位置的问题,也根本不是问题。在没有武力威胁情况下,远洋贸易不会配齐船员,本来也操作不了那么多炮,有露天甲板上的几门防防身就够用了。

所以,至少在远洋贸易路线上,烈焰级就是最适用的船只。不需要星火级,烈焰级自己的机动性已经足够好。不需要顺风级,烈焰级吨位更大、适航性更好,虽然成本要高不少,但相对于海贸利润来说不算什么,而且考虑到适航性和抗风险能力,真实成本可能更低。海洋部对它的需求越来越大,但受限于产能,这个需求总是得不到满足。

还好,从65年开始,阔马造船厂和远洋船分厂已经形成了同时开工五艘烈焰级的生产能力。其中本厂三条产线,主要生产标准版(同时也是性价比最高)的600t级,远洋厂两条,生产的是吨位更大的版本。随着辽东木材供应量的提升,这个产能还会逐渐加大。预计从今年开始,烈焰级会像饺子一样不断下水。

“这是第15舰了吧,想想还是挺快的啊。”

郑林扒在天桥的栏杆上,看着下面的工人们将各式家具装进这艘已经涂好了漆的烈焰级里。黑灰色柏油漆的船壳,标志着它并非海军序列的舰船,而是龙牙都护府的财产。

考虑到西洋和南洋的战略地位越来越重要,而本土与那边远隔重洋难以及时反应,所以今年东海全体大会决定设立“龙牙都护府”和“西洋公司”两个机构。前者是一个军政机构,用于管理龙牙半岛及周边区域的人口、土地、扩张等事务;而后者是一个商业组织,用于主导在西洋区域的贸易、探索、殖民等事务。话虽如此,但实际上在那天高皇帝远的地方,行政机构和商业组织也没多大区别,都是在海外为东海商社获取利益和扩张影响力的机构。两者只是大致划了一下地盘,还有不少重叠的地方,事实上也存在一定的竞争,这也是大会刻意为之。

梁恩摇摇头说道:“建造序列是第15艘,但是正式编号才到13呢,这艘还不是第13,而是a2,龙牙的‘关税同盟’号,猴版船。”

旅游外拍美女长发飘飘阳光下好清纯

呃,为了两个海外机构行事方便,管委会给他们划拨了一批人员和船只过去,两家还各分到了一艘烈焰级作为旗舰。与远洋海军序列采用传统中文意象的命名风格截然不同,这两艘船的名字充满了霸权主义的味道——划归西洋公司的是去年底下水的a1“自由贸易”号,而归属于龙牙都护府的就是这艘在建的a2“关税同盟”号了。

随着设计能力的进步和对生产速度的要求,最新一批烈焰级的设计和工艺有所简化。这艘“关税同盟”号便是如此,只有最关键部位才用了多年阴干的柞木,其余不太重要的承力部位都是烘干柞木(实际上,差距也并不很大),剩下的木材基本都是廉价木料,装饰也能省就省。更明显的是,烈焰级在水线处最宽,往上逐渐收窄,原版中的这个弧度是平滑过渡的,这意味着要把木料烘烤后再进行弯曲,需要耗费不少工时。简化版为了节省,直接使用了两道直板进行拼接,水线附近的一段,是简单粗暴的略微外漂的直板,而炮甲板附近的一段,同样是简单粗暴的内收的直板,形成了两道呈大钝角相交的平面……但是别说,这么一改,反而多了点凌厉的味道。

郑林盯着这艘船,说道:“这样啊……唉,去年沉了一艘,今年又划出去两艘,这六六六舰队什么时候能成型啊?”

六六六舰队是海洋部某些人提出的方案,即把远洋海军分为三个舰队,每队六艘烈焰级,轮流执行任务。每支舰队第一年进行远洋贸易,第二年回本土休整兼顾本土守备,第三年执行机动任务(一般是派往外围地区协防,或者应付日本事变这样的突发状况)。三支舰队交错执行不同任务,使得海军可以有序、有冗余地完成所有职责。如果有需要,以后还可以进化成888舰队,101010舰队等等,但是以海军目前的规模,一艘烈焰级配上一百人,再加上其他辅助舰船和地面力量的用人需求,编制就都占满了,所以暂时只能止步于此。等18艘烈焰级配齐之后,就会停止扩张战斗舰规模,而是渐次替换设计更完善、吨位更大的新船,把旧船淘汰成运输船或卖给其他部门使用。

梁恩摇了摇头:“要是没西洋公司,大会都不一定能批你们那六六六计划呢。好吧,船也看了……今天你到底什么事来着?”

郑林嘿嘿一笑,便指着天桥下边的烈焰级说道:“老梁啊,你说,我们现在这些烈焰级,其实主要作用是运人运马对不对?”

梁恩略一思考,好像没什么不对。虽说客运占用的吨位远不如货运,但从战略角度来说,南洋移民和良马可要重要多了。“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如此。”

郑林点点头,拉着他便往办公室走回去:“但是,毕竟烈焰级本质上还是巡航舰,不是专门的运马船,所以这样的能力并没有发挥到极限,你说对不对?”

“是这个道理……”梁恩看了看他,大概有些明白了,“你是说,我们其实需要一款专门的客运船?”

郑林去年带着远洋舰队下了一趟西洋,刚回来还没几个月,也算是经历过风浪的男人了。难道是走多了之后,终于领悟了海军的真正需求,开始对新船型有自己的想法了?

郑林把手一拍:“就是这个道理嘛!走,回办公室说去。”

……

不久后,两人便回到了梁恩在造船场西侧的办公室中,这里还是和过去一样,墙上挂着各种舰船的概念图,一旁还陈列着不少船模。

进去之后,郑林娴熟地走到标着“巡航舰”牌子的文件柜前,从中找出了一张设计图。图上的船看着跟烈焰级几乎是一个模子,不过从旁边的标注中可以看出尺寸大了一截,吨位足有1200t——虽然尚未建成,但是从800到1500吨级的多级尺寸版本的巡航舰图纸都已经画好了。他把图纸取出来铺到了画板上,又找了张摹写用的白纸覆了上去,用铅笔大致把船体的轮廓描了出来。

梁恩有些糊涂:“郑林,你这是干嘛?”

郑林捏着铅笔,说道:“别急,你先听听我的思路。”

梁恩对此很无所谓,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就转过头去,打开了炉子,从柜子里取出茶叶罐,开始泡起了茶。

郑林则在图上一边画着一边讲解道:“运人或马的时候,占用了不少船舱空间,但重量算下来却不大,所以不怎么影响重心。在烈焰级的基础上,我们大可以直接把露天甲板全封闭,在上面再加一层甲板,变成双层,如此一来,可以改造成标准隔间的空间一下子就多了一倍了。嗯,处于稳定性考虑,宽度应该往里收一点……”

“是,你继续说。”梁恩头也不抬地往壶里倒着茶叶。

郑林很是一副摩拳擦掌的姿态,继续在纸上画着:“按照这个思路,再加高一层也不是不可以,但那样的话,可能对稳定性有影响了。这方面的校核还需要你们专业人士来,但我觉得,按照一般经验,就算全甲板不行,在前后稍微盖一些艏楼和艉楼也是可以的。这么一来,吃水可能也需要加深一点,喏,这样就行了,你看如何?原来四号巡航舰单层能布置28个标准隔间,再加一层又有28个,第三层算它8个好了,这就是……”

梁恩闻声抬头一看,看到了图纸上标准的经典款74炮双甲板风帆战列舰的草图,差点把手上的茶叶罐惊掉下来:“你,你……你管这玩意叫‘运马船’?”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