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夜蹲伏在那玉君的跟前,一手摁在了玉君胸口上,滚滚灵花天魂不断释放出去,裹着伤口并滋润着。

伤口艰难的愈合,且极为的缓慢,而且伤口的愈合丝毫不能阻止玉君生气的消散,他的心脏已经停止了,所有天魂部停止了运作。

再这样下去,他的所有生气部消散,若是到了那个时候可就回天乏术了!

白夜气喘吁吁的抬起了手,望着众人,摇了摇头:“诸位,我无能为力。”

“什么?”

“怎么会这样?”

“大人,无论如何,请救救我们大哥,求您了,只要您能救下我们大哥,您有什么要求我们都能满足。”王痕红着眼,上前说道。

“并非是我不救,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晋帝期存在,能够给你们大哥这尊玉君处理伤口已经是我竭尽力的结果, 想要我完救活你们大哥,除非发生奇迹。”白夜淡道。

人们一听,面如死灰。

“你骗人!”

这时,一个激动且带着点哭腔的声音响起。

白夜侧首,却是见一名穿着绿荷衣装的少女几步上前,一把拽住了白夜的衣领。

少女与玩偶呆萌学妹的最爱

她双眸噙着泪水,眼眶发红,情绪激动道:“你连刚才那个黑袍人都能轻松抹杀,你却说你救不了大哥?你骗人!你绝对在骗人!你一定是不愿意救我大哥!肯定是这样的!”

“红紫!住手!”

王痕大惊失色,立刻冲了过去将少女拽了回来,继而忙朝白夜作揖:“大人,我妹妹不懂事,冒犯了您,请您恕罪,恕罪……”

“没事!”白夜摇头。

“王大哥,你还真信了他吗?他绝对是在骗人!绝对是!”叫红紫的少女崩溃道。

王痕神色极度难看,连忙低声道:“红紫,你想害死我们吗?若是惹恼了这尊大能,他要是杀了我们,大家岂不是要因你而死?”

红紫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旋而嚎啕大哭起来。

白夜眉头暗皱。

其实真要救,他是能救的,这玉君元魂还在,锁住元魂稳定意识,足可将其救活。但代价是白夜气力耗尽,累个半死。

如果是这样,那对白夜是极其不利的。

首先他并不相信这些人。如果气力耗尽,这些人要是对他不利,他如何抵挡?其次,这一路凶险万分,若无力量去应对各种突发状况。白夜如何活着走出岳州?

再者,白夜对这玉君也不过是萍水相逢,何必要为他耗尽自己的力量?

但是,如果让这些人以为自己是故意留手见死不救,待到了西玄明州,自己要求他们带自己离开,恐怕也会很难办。

毕竟自己是得靠这些人离开这里的。

衡量之下,白夜心里头已是有了主意。

他深吸了口气,平静道:“你们谁身上带了天镜纸?”

这话一落,人们皆露困惑。

“天镜纸不是用来测试魂境的吗?大人要这个干甚?”

“不知道。”

“谁身上会带这种东西啊!”

人们交头接耳。

“谁有吗?”王痕大声问道。

“我…我身上带了!”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

看去,竟是那个紫红…

“我最近修为波动比较大,有突破的迹象,就带了个在身上用以检测修为。”紫红沙哑的说,便从身上取出一张宛如白玉的纸,递了过去。

但,白夜并没有接,而是反手一抬,伸出一根手指。

噗!

手指的指尖破出了一个洞,一道血渍飞了出来,打在了那天镜纸上。

顷刻间,天镜纸上立刻迸发出一阵灰绿色的光芒。

众人惊诧。

“这是晋帝期魂者测试时散发的光芒!”王痕沉道。

“这应该足以证明我就是晋帝期级别的存在了吧?”白夜将手指上的伤口愈合了,平静说道:“并非是我不愿意救你们大哥,也不是我有意隐瞒你们,而是因为我的确就是晋帝期的魂者,你们逼着我一个晋帝期存在去救一个玉君,不觉得可笑吗?”

“这…”紫红哑口无言。

周遭人部瞪大了眼。

“怎么可能?他真的只是晋帝期?”

“居然没有隐藏修为…这…”

“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人们诧异连天。

“如果你真的是晋帝期,那…你是如何震杀刚才那个魂者的?”王痕凝问。

“刚才那个魂者的实力至少也是玉君存在,能够轻松抹杀一尊玉君,至少得是狂君之实力…一个晋帝期…别说是杀玉君了,哪怕是伤他都难如登天啊…”后头的长者道。

“你是怎么做到的?”紫红问。

所有人都困惑连连。

“借助法宝而已。”白夜说道。

“法宝?”

“是,我得了奇遇,所以手上有几件非凡的法宝,刚才抹杀那玉君,便是借助法宝的威力。”白夜道。

众人一听,倒抽凉气。

抹杀玉君的法宝?

这该是何等至宝啊!

许多人都想询问白夜身上究竟是何宝贝,但这种事情并不好问出口,是魂者的忌讳,众人也就止住了。

“难道…大哥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王痕神情低落。

“或许,这就是大哥的命吧…”

“可恶,都怪我太没用了!连累了大哥…”

“大哥!”紫红冲了过去,扑在玉君的身上大哭起来。

众人面露悲伤。

现场一片悲哀的氛围。

但在这时,白夜又开了口。

“其实,想要保住这人的命,还是可以的。”

这话一落,所有人瞬间抬起头,齐刷刷的看着白夜。

“大人,你有办法救我大哥吗?”一魂者急问。

“我可以用法宝封住他的意识与元魂,将他暂时变成活死人状态,等我们到了西玄明州,再请西玄明州的大能救他!”白夜道。

“真的吗?”紫红双眼爆亮。

“大人,如果您真的能够保住大哥的命,我们一定会感激您一辈子的!”

“是啊大人,求求您出手,救救大哥吧!”

人们围了上来,激动不已。

甚至还有人要跪下来给白夜磕头。

“我试试!”

白夜走上了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