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彼亚,米苏拉塔港口。

一个西方面孔的大兵朝着一辆美式悍马军车走去,来到车窗旁边敲了一下说道:“头儿,船到了。”

格罗斯从车里下来,朝着港口望去,一艘巨大的货轮已经靠港了,这艘船只会在这里停靠一天就离去,最终目的地是抵达西欧,是一艘商船。

收回目光的格罗斯是打了个响指,大手一挥,几十辆重卡运输车浩浩荡荡的驶入卸货码头。

片刻,格罗斯打开各大通信频道:“各单位注意,保持警戒。”

与此同时,远处的一片民房正有人拿着望远镜聚焦在货运码头,地平线安公司这次出动了三百多号人,引起了不少势力的关注。

这几乎是把地平线安公司在北非一代的成员都集结在了一起。

都知道地平线安公司是现代版的“镖局”,能够出动这么多人,足见这次护送的货物定然是价值连城的了。

自然,也是引起了不少势力的垂涎。

此时此刻,总共有83个集装箱从货船上卸下来,一辆重卡分配一个标准集装箱,里面无一例外都是数十吨重的现金美钞。

其中有三个集装箱满载着实物黄金,总共73吨实物黄金。

在场的所有人,除了仿生人8号格罗斯知道货箱里是什么东西以外,其他人一概不知。

阿空的私房写真2

一辆辆重卡运输车承载着集装箱从货运码头驶出,一切都安安稳稳的推进着。

但就在这第67个集装箱拖吊至运输车的时候,吊车操作员的失误导致盖集装箱倾翻,重重的砸到了地上,这下乐子大发了。

“头儿,出事情了。”

格罗斯接到消息直奔现场,此刻在场的人员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集装箱尾舱口散落一地的金砖,说来不巧,这一集装箱装载的正好是实物黄金。

还有一小部分现金美钞,但说是一小部分也是相对来说,实际上有好几吨重的现金,都是百元大钞,一吨多一点就是1亿美金。

此刻,当地军阀派来的一个联络官站在了格罗斯的左边,他的双眼死死地低着地上的黄金美钞,心中在狂跳不已。

难道这些货箱里面部都是……

砰——!

一道枪声骤然响起惊醒了港口的每一个人,这里的几名佣兵成员下意识的循声望去,看到的画面是格罗斯的手抢对准了当地军阀派来的联络官,而这名联络官的脑袋已经被一枚子弹给开瓢了。

应声倒地。

“控制港口,各单位准备战斗,任何闯入者直接击毙,继续转运。”格罗斯面容冷酷而杀伐果断,收起枪械便迈着从容笃定的步伐离开这里,朝着他的悍马座驾而去。

与此同时,所有的佣兵都反应过来了,也是动作神速。

不出十五分钟的时间就把港口里当地军阀的人都擒拿或干掉,并且控制了整个港口。

“往哪走?想活命就立刻把剩余的货箱装载完成。”一名佣兵迅速冲到了码头的一台吊车控制室,直接用枪指着里面的操作员。

“别杀我,我照做,求求你别杀我。”那名操作员吓的直哆嗦,老老实实的又回到了驾驶座上,战战兢兢的开始继续卸货。

与此同时,远处的民房里,一些人在看到地上散落的黄金美钞的画面之后,立刻在第一时间打电话出去。

附近的势力很快就开始集结部队朝着这边火速赶来,这是对集装箱里的黄金美钞的诱惑,几乎毫无抵抗力。

……

格罗斯来到了他的悍马座驾,他面无表情,就连旁边的副官都有点虚,这就是他的人设。

只见得格罗斯架起了一个独特的信号发射器,然后就坐在了悍马车内,他一言不发,但脑子里的信号通过发射器已经发了出去。

幸好做了预备计划,这批货实在是太贵重了。

回归分部营地的沿途一带都停着货车,车厢里不是别的东西,赫然便是莱尔二进制出品的蜂群无人机,这里的人员接到了命令之后,立刻到了车尾打开了车门,内部自动延伸出了滑轨。

只见一架架无人机起飞冲向天际……

……

米苏拉塔港口。

反抗者都给干掉了,放弃抵抗的都被捆了起来集中看着。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剩下的集装箱终于完成了卸货,散落一地的黄金美钞也都重新回收。

格罗斯没有任何留念,在他的一声令下,三百多人都上车,一百多辆由重卡货车、军用运输车与悍马构成的车队拉成了一条长龙,浩浩荡荡的离开了米苏拉塔港口。

行驶在荒漠上扬起的尘沙蔚为壮观。

车队前头部位,格罗斯在其中的一辆悍马军车副驾驶位置,他一言不发,整个人无比的冷静,对于手底下的人来说已经习惯了上司的这种沉着冷静。

他们并不知道作为仿生人的格罗斯是不可能会有手忙脚乱的情绪,也不会动怒或惊慌,即便表露出来的也是装出来的。

但也更加令下边的人敬畏。

一个半小时后,公频通信信道传来了一道声音:“头儿,无人侦察机传来画面显示有大量的敌人在靠近,身份不明,但应该分好几拨人马。”

显然,这里的消息传出去了,附近的一些势力如同鲨鱼闻道了血腥味一般第一时间赶来。

目测将近有四五千人。

格罗斯淡定的说道:“各单位注意,速前进,不要管他们,会有东西收拾他们。”

车队继续前进,与此同时道路的前方、两侧出现了许多的人影,漫天哄叫不止,手里基本上是清一色的AK。

哒哒哒——!

顿时,周遭各处的势力,那些手持AK的人不管射程够不够,突突突再说,现场惊现表情包里的AK压枪,有的人直接朝着天进行射击。

阵势倒是非常唬人,不过车队的佣兵们都很淡定,并没有因为对方人数是十几倍与己方而感到惊慌,只是准备战斗,队里的狙击手已经就位,正在寻找头目。

“冲冲冲,冲啊,满车的黄金、满车的美钞!!”

“喔喔喔~~”

荒漠里,几千号人朝着彻底包抄而来,人群中有也有一些越野车辆在疾驰。

这些人然不知他们的脑袋上空已经盘旋着两千多架挂载着空对地导弹的蜂群无人机,就在他们距离车队靠近2千米左右的时候……

格罗斯的“意识”里已经出现了场地形画面,他的“意念”一动,脑芯片发出指令通过发射器传输出去,天穹之上盘旋着的无人机群中,三百多家架无人机接到指令立刻根据各自接收到的坐标信息锁定完成便发射导弹。

三百多道烈焰火舌出现在天穹,地面上的各方势力,那些手持AK的老哥们看到天上突然出现的画面,下意识的放缓了冲锋的步伐。

但留给他们犹豫的时间不过三秒罢了。

接下来的一幕是……天降正义。

“Oh,Sh*t……”

车队里某辆悍马车内的一个佣兵看到外面的景象也是被震惊到了,这一轮空对地打击,三分之一的敌人基本没了。

坐在他旁边的另一个佣兵愣愣的说道:“我在海军陆战队服役的时候,参加过海弯战争,从来没有享受过这么劲爆的空中支援。”

“嘿,时代变了,伙计。尽情的欣赏这高科技制造的暴力美学吧。”

这些舔刀口过活的佣兵们对于外面的景象早就麻木了,在这片土地混,要么杀死敌人,要么被敌人杀死。

这一幕同样也对这些佣兵们起到了震慑效果,意识到自己单薄的力量和大机构之间的悬殊差距,地平线的待遇远超业界水平,老老实实的拿丰厚的待遇卖命就是了,有这么强力的空中支援,生存率也大增。

佣兵们过舔刀口的生活,但不代表他们就真的不怕死,谁都想活命并且活的更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