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半空中的幻蝶,双翅微微撩动,悬停在原处。

一道道七彩灵芒盘旋在其体表,强大的妖灵之力已经实质化。

徐阳虽然厉声指责,却不敢贸然出手,一来,还未摸清对方的实力。二来,阿朱等人还深陷幻境之中。

“我只是唤醒这四个人心中最幸福的回忆,最终她们将变成美丽的幻蝶陶醉在花海之中。从此没有烦恼,没有约束,了却痛苦和悲伤,永远徘徊在她们心中最幸福的一刻。你不但不感谢我,还口口声声说要毁去我的道行,真是不识好人心。”幻蝶狡辩道。

“幸福是追求和维系亲情友情爱情的过程,不只是回忆,更不是你这自欺欺人的幻境。幸福是因为付出才会拥有,所以才弥足珍贵。”徐阳大声道。

“你说的没错,没有白白得到的幸福。我赐予你的朋友们幸福。她们将贡献出自己的肉身之力,此刻的她们就是花蕊,我会慢慢享用那份甜蜜。这样我才能永远的美丽下去,我是最美的舞者,独一无二。咯咯咯。”说完,幻蝶发出一阵得意地轻笑。

幻蝶的话听在徐阳耳中如同锥刺心房,阿朱,尹梦婷的性命岂能供给这妖孽吸食。

“徐阳主人,不要和这个小娘们废话,打的她妈都不认识她,看她还怎么美。”趴在徐阳肩头的冥鳞一脸鄙夷,早已按耐不住暴脾气。

在冥鳞眼中,只有暴力才是最美的。社会冥鳞哥,人狠话也多。

“哟,你这又黑又丑的家伙,说话真是难听。不过,看你身上的妖孽气息,八成也是和我一样来自妖灵界的吧。怎么也甘为人奴了,真是丢尽妖灵的脸面。”幻蝶讥讽道。

“我冥鳞乃是妖龙祖兽,在妖灵界混的时候,估计你这小娘们还是一条只会爬树的虫子。废话少说,赶快撤去你的幻术。否则,我就将你撕成碎片。”冥鳞说着,做呲牙咧嘴状,伸出一根爪子,刷地一下,亮出尖锐如刃的勾爪,如同利剑出鞘。

“妖龙祖兽!真是让奴家好怕怕啊!不过,看上去现在的你不过是一条黑不溜秋的小蛇而已。本蝶圣也不是被吓大的。不过,本蝶圣也不是不讲理的。只要你们帮我找出一个人,或者说出此人的所在,我就会解除施加在这四个人身上的幻术。”

春意黯然销魂

“中元界中的人以亿万计,你随便说出一个人来,让我们去哪里找。即便找到,也都过去很长时间了。我同伴的性命岂不早被你夺走。”徐阳道。

“我要找的人,在中元界中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他叫“陆青云”,是儒门一脉“羽道门”的大宗师。”

徐阳一听,心中急速盘算道:“陆青云乃是羽道门的仙师,传说在五百年前就已经破开虚空,羽化成仙了。我在“小贤界”得到的半部浩然圣诀就是陆青云所留。这妖孽怎得和陆仙师还有瓜葛。无论如何,先要稳住她。毕竟阿朱,尹姑娘,火眉头陀和金童子四人此时还在这妖孽的幻术控制之下。仓促出手,万一误伤到她们就不好了。”

想到这里,徐阳立刻摆出一张笑脸道:“原来你要找的是陆青云啊。早说吗,我和他很熟,不久前我还和他一起喝茶。”

一旁的“青岩僧”听徐阳这么一说,心中暗忖,陆青云此人的威名,在中元界那是无人不知的,其乃是上一任“天仙子”称号的拥有者。不过此人在五百年就早已飞升仙界了,怎么可能和徐阳一起喝茶。撒谎不脸红,这徐阳不做伶人简直是可惜了,天生就是演戏的好苗子。

幻蝶双翅微微撩动,一缕无形神识散出,在对面徐阳的身上一扫。毕竟她的修为境界远在徐阳之上,一下便看出徐阳修练的是鬼道功体。然后说道:“你这小子,不要骗我。自从我来到了中元界,问过数千人,就连羽道门中的那些书呆子都不知道陆青云的去向。你一个鬼道弟子怎么会和陆青云熟络?”

“鬼道弟子怎么了?陆青云和我可是无话不说的,他还传了我一套功法。不信你看。”

话落,徐阳心中默念浩然圣诀的法诀。

“天地之间,浩然正气,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

于此同时,连接徐阳天灵盖和紫府空间之间的浩然天脉然打开,其中法力如大河滔滔,充盈周身百骸。

紧接着,徐阳伸出右手食指,以指为笔,以虚空为纸,比划起来。

指尖之上,七彩流光如灵蛇游走。

片刻后,“浩然”两字跃然虚空之上,并缓缓飞升,悬停在高空中。两字乃是七彩灵光勾勒,却包含浩然之气的精髓,庄正无邪,有骄阳之阳刚,亦有银月之阴柔。

整个虚空跟随之一颤。

空间中,一丝丝无形的浩然之力像是受到召唤般尽数被“浩然”两字吸引而去。

浩然之力,广存于天地之间,大到日月星辰,小到晨露细沙,都有蕴含。作为儒门无上功法的浩然圣诀,正是利用浩然之力来修炼的法诀。

那幻蝶见状,不仅惊讶道:“没错,是浩然之气在流动,果真是陆青云的浩然圣诀。”

徐阳一脸得意,收回法诀,天空中的浩然两字旋即散去,化作浩然之气回归虚空。

浩然圣诀乃是儒门功法,而徐阳只是在小贤界的时候,偶然得到了半部。一旦显露出太多,反而容易被对方察觉出破绽。

收回浩然圣诀的法门,徐阳瞟了一眼对面的幻蝶,然后一本正经道:“这浩然圣诀,就是陆青云大哥亲自传授给我的。只不过,我平时是不会随便拿出来让他人知晓的。”

“咳咳。”徐阳故意轻咳两声,然后语气一沉,模仿道:“陆青云大哥拍着我的肩头和我说,徐小仙兄弟,做人要低调。”

浩然圣诀乃是羽道门的不传之儒家经典,除了陆青云,其他能有机会修行浩然圣诀的羽道门弟子不超过一手之数。

旁边的“青岩僧”一听,心中惊呼:“好家伙!管陆青云叫大哥。岂不知陆青云的辈分在整个中元界都是排在极其靠前位置的。如果陆青云真在场,羽道门的万千弟子都要称呼陆青云一声仙祖,就是其他宗门中的大能之士见了陆青云恐怕也要恭敬地叫声前辈了。这个牛,吹得有点大了。戏码有点过,有点过了。”“青岩僧”微微摇头。

真正的伶人看到其他人表演时,总会不经意地从专业角度品头论足一番的。

那幻蝶一听徐阳的话,顿时浑身颤抖起来,体表七彩霞光飞旋,之后翩然落在地面之上。

七彩霞光一敛,蝶影消失,现出一位身穿七彩裙装的妖异女子来,俨然是幻蝶的真容。

此女子容貌绝美,肤白胜雪,细颈纤腰,一双眼眸却是蓝灰色,如深邃的海洋,透着神秘和梦幻。

妖异女子一双蓝灰色的眼眸看向徐阳,仿佛看到了久违的人儿,连忙上前两步,颤声道:“你快说,陆青云他在哪?”

“好说,好说。你先解除了我几位同伴身上的幻术。我们只是来此地观光一下,不是来打架的。”徐阳见状,连忙回答道。

妖异女子二话不说,单手隔空连弹,一连四道七彩灵光分别落在了阿朱,尹梦婷,火眉头陀和金童子四人的身上。

瞬间,阿朱,尹梦婷,火眉头陀和金童子四人如梦初醒,眼神中渐渐露出清明之色。她们半透明的身体,也渐渐变得凝实起来,恢复了本来的样子。

“刚才是梦吗?”阿朱一脸诧异道。

“那是我的记忆吗?”尹梦婷道。

二女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抛向走过来的徐阳,眼神中洋溢着幸福之态。

“我火眉头陀年轻的时候,还真是一个有为青年啊。”火眉头陀的情绪仍旧流连在之前幻境的美好之中。

“能成为金佛寺的弟子,是我一生的荣耀。”幻境中的幸福回忆,更坚定了金童子的信念。

等阿朱四人看到对面陌生的妖异女子,尤其是妖异女子显露出来的幻蝶气息时,一下便意识到了危险。

阿朱四人连忙各自催动功体,准备迎敌,却发现浑身软弱无力,根本提聚不出一丝一毫的法力。

“你们还好吧。”徐阳走到二女跟前,关切道。

“还好,看来我们刚才是着了这妖异女子的幻术。现在还无法提聚功体。”尹梦婷道。

“就像回到从前一样的幻术,徐小仙,我又见到最初的你了。”阿朱乖巧道。

“嘿嘿。我还是我,大家能回来就好。”徐阳微笑道。

阿朱幸福的一笑,人生若只如初见。

此时,“青岩僧”来到金童子和火眉头陀二人的身前,询问道:“二位师弟,你们能回来真是太好了。能将你们从幻境中解救出来,还是多亏徐公子的办法啊。”

火眉头陀撇了撇嘴,然后抱拳道:“多谢徐公子。”

“多谢徐公子。”金童子也抱拳诚恳道。

徐阳点头示意。

见四人都从幻境中脱困,徐阳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

“徐小仙,我解除了她们四人身上的幻术,但肉身之力尚在我掌控之中。如果你刚才的话是对我撒谎,我就将你们这里的所有人都一并杀了,作为花肥。”妖异女子冷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