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者风暴

对于血能文明来说,忽然之间星球崩溃,太阳崩溃,卫星崩溃,一切的一切都在熊熊燃烧的血焰中化为乌有,这等场景让他无法接受。

唯一让他们感到庆幸的是,所有生命,哪怕最细小的微生物都没有事情,反而在血焰助燃下生龙活虎,状态出乎意料的好。

那些度过悠久岁月,从坟墓中爬出来的老家伙聚到一起。

他们曾经是各自文明的领军人物,为了给各自族群增加一些底气,不得不在生命消逝之前将自己尘封,只为在危险时刻苏醒进行最后一击。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天地覆灭,他们不但活了过来,而且即将消逝的生命也变得充盈起来。

“血能,周围是庞大血能!真是不可思议,虽然世界毁灭了,可是我们进入了无法理解的新领域,我们往后……”不等老前辈为这般不可思议经历定下基调,忽然接到消息,大规模兽潮排山倒海袭来。

“不好,赶快通知我们的人马聚集在一起抵挡冲击!该死的,世界覆灭,让那些隐藏在暗处的血兽跳出来了!”

“糟糕透顶,我们的兵器不见了,所有人必须团结起来抗衡兽潮,否则这里不是文明崛起之地,而是埋葬我等的坟墓。”

厮杀开始了,除了拥有生命活性的血炼武器保存下来,其他武器均已不见,众多文明在超强压力下不得不走到一起,所有强者为了家人而战。

事实上,兽潮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血兽之间也在互相攻击,在没有角逐出王者之前,很难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兽潮。

完改变血能文明的契机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有一股神秘力量向广大血能空间投放物资。

粉嫩小鲜肉Lynn私房写真

那是一座充满无限活性的鲜红色大陆,还有一座座金灿灿大山,以及十分稀少的金色粉尘。

陆地是泣血天金,大山是血珊瑚之中的血髓,金色粉尘是血髓之中的心髓。

数万支探索队伍在第一时间行动起来,漫山遍野探索这座给他们带来希望的陆地,并且竭尽所能研发武器。

在血色星系的行星和卫星上,曾经诞生过数以千计的文明,即便在大一统时代,这些文明也没有完整合到一起,而是处于极端严重的敝帚自珍之中。

巨变发生后,这些文明在生存压力迫使下开始共享核心知识。

他们与时间赛跑,将与血能有关的知识转化成力量。

如此急切是因为血兽不断厮杀,带有超级恐怖气息的血兽正在诞生。

接下来将见到文明世界与野蛮世界的碰撞,在失去大部分武器的情况下,文明未必是血兽的对手,前路必然艰辛困苦。

非常幸运的是,有探险队发现大量金色粉尘。

这些粉尘具有不可思议属性,在闪灵文明留下的滴血魔咒炼化下,可以化作十分诡异的本命血丹,只要金色粉末充足就相当于不死之身。

探险队做出了贡献,那些拥有杰出智慧的老前辈也没有闲着。

在他们的疯狂研究下,终于从脚下这座大陆某些奇异片层提炼出活性物质,大大增加了血炼武器的威力,让那些原本拥有血炼武器的强者可以发挥出十倍乃至百倍的战力。

血丹不死金身!

血炼无敌武装!

在数以千万计工程师,魔咒师,造器师,以及数十种职业人员的通力合作下,铁血丹心武士新鲜出炉,他们纷纷走出宿营地清理危及人群的狂兽。

此刻,周烈看到一部血能文明与无尽血兽的抗争史,里面有悲欢,有离合,有残酷,有胜利。

尽管血能文明大融合后只迈出一步,周烈屹立于上帝视角看待这一切,已经将大量结果呈现在脑海中。

他不由得发出感叹:“生命成型那一刻,很多事情已经注定。尽管在生命发展历程中,有着近乎无穷无尽结局,事实上随着时间流逝,生命正在终结这些无穷无尽可能,等于是说生命从诞生那一刻开始就在死亡。”

“好讨厌的上帝视角,在上帝眼中诞生既死亡,领悟得越透测越觉得无聊,所以所谓的知并非上帝权威,而是上帝的最大敌人。”

“我……”周烈的思维为之一顿,旋即在心中想到:“我走得有些远了,难怪巨人族将禁咒符文称之为禁忌领域,这条路的尽头也许会很无聊,甚至偏向于自我毁灭,还好就算获得一点点资格站在上帝视角上,我还是只菜鸟。就拿血能文明来说,这么多人每秒钟产生的念头都是巨大变量,可以让我看到不一样的未来!其中大部分未来对于我来说毫无用处,可是有少量未来还是挺有帮助的,所以上帝肯定是一位神秘观察者,可以从生命诞生之中汲取力量。”

周烈想通这一点之后,不由得多愁善感起来:“也许多维宇宙生命就是高等存在随机建立的算法模型,他可以通过众生的无穷可能增加创造力和想象力,然而随着岁月流转,无穷可能必然减少消亡,所以要终结这一切?”

“当然,就像我期盼生命领域中有生命能够跳脱出来成为我的帮手,或许宇宙之上的不可测存在也希望有人跳出去,能够与他走在一起。”

想到这里,周烈抖擞精神,因为他不愿意把念头带往阴暗面。

阴暗面太无趣了,如果他是跳出宇宙的至尊,他可不希望活在寂寞之中,总要寻找一些伙伴陪伴在身边。

这时,随着“叮”的一声响,周烈之前苦心提炼的泣血天金落到地面。

四四方方大魔方仅一角接触地面,其中的活性物质就像沸水一样沸腾起来。

随后这只大魔方朝着周烈喷出红色丝线,以不可思议速度在体表编织一层又一层奇异防护。

就在撼天伞倒卷而回,四面八方出现海量气泡的时候,周烈已经顶盔冠甲套上一副泣血天金打造的血脉天甲。

如此神速令太白和雷天宫看直了眼睛。

下一刻周烈放出天珠,大声吼道:“不是喜欢鼓起气泡,在气泡上投射身影吗?我将天珠贡献出来,让投射个够。”

九头蛇忽然一愣,之后觉得哪儿哪儿都不对了,他正在失去极为珍视的本源,这种情况从未出现过。

周烈暗自激动:“想不到!真想不到!这铁血丹心武士给了我极大启发,发展下去对泣血天金和心髓的利用妙到绝巅,初窥上帝视角就有如此收获,天长地久那还得了?之前我对这条九头蛇一点办法都无,现在嘛!他只是盘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