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是初级boss,就让正常状态下的谢铭陷入了一次不小的危机。哪怕这是因为没有妖刀村正的加成导致的,但也足够让谢铭提高警惕了。

“先不说其他的技能,那个种族背后的‘魍魉’的后缀是什么还有那个魍魉化”

谢铭一人走在回基地的路上,一直在思考着这件事。

“怎么想都觉得非常的可疑啊啊,到了。”

想着想着,已经到达了基地。而赤瞳和雷欧奈,正在门口等着呢。看见谢铭的身影,雷欧奈挥着手跑了过来,赤瞳还是保持着老样子。

——————

“驱逐强敌,辛苦了啊。”娜洁希坦坐在首领的位置上笑道。

赤瞳突然走近,紧紧的盯着谢铭,仿佛要看出什么似的。

看到赤瞳这副模样,谢铭一愣,“怎么了,赤瞳?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谢铭,你有没有受伤?”

“嗯?没有啊,连皮都没有擦破。”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淘气可爱甜美女生湖畔处写真

听到谢铭的回话,赤瞳露出了微微的笑容。这是谢铭第一次看到赤瞳的笑容,真的是如同绽放的鲜花那样美丽。

本来赤瞳就是一个美人胚子,只不过面部表情很少变化,基本上一直保持着一副冷静的样子。现在突然绽放的笑容,还真把谢铭给惊艳到了。

摸了摸赤瞳的脑袋,谢铭轻笑道:“放心吧,我可不会那么轻易的死去的。”

“嗯。”

赤瞳点了点头,轻笑道:“今后也要活着回来啊,谢铭。”

“啊,和你约定好了。”

——————

接下来的时间里,谢铭又接到了不少的任务。比如城市恶霸的讨伐,黑心商人的制裁,山贼路霸的剿灭,以及对入侵基地附近的异族佣兵的灭口。

因为讨伐欧卡时差点翻车的原因,谢铭也不敢继续拿着把破刀到处砍人了。原本打算作为底牌之一的妖刀村正此时已经成为主要武器。

铁刀,还是让它在随身空间里乖乖躺着吧。

而谢铭和黑贞两人,也与夜袭的众人熟悉亲近着,毕竟是一起战斗,同生共死的伙伴。谢铭的性格本来就是对自己人很温和的那种,所以和众人亲近的比较快。

可黑贞就不同了,总所周知,傲娇蹭的累。向黑贞这种咋一看毒舌冷漠的人,不了解她还真的容易疏远。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存在同类的原因,夜袭的众人对待黑贞都非常地包容。而她和玛茵每天的互相伤害,也为基地里增添了不少的活力和笑点。

不过据说黑贞和玛茵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两人的配合倒是非常的好。这就是所谓的越吵越亲吗?

早上修炼完紫极魔瞳后和布兰德一起训练,随后和赤瞳一起做早餐,没任务的话就和赤瞳互相切磋刀术,这就是日常。

话说回来,夜袭的两个懒虫,希尔和玛茵自从一次因为起晚了导致早饭被赤瞳吃掉之后,两人好像就再也没有赖床了。果然,每一个女生都是一个隐藏的吃货。

而结衣,则是成为了夜袭里所有人的宠儿。没人能拒绝结衣那无邪的眼神,基本上是要啥有啥。不过结衣也不是那么任性的女孩子,很自觉的帮助大家做着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夜袭的任务中,除非是非常重要的,不然每次只会2~3名成员前去执行。到目前为止,员行动的任务谢铭也只遇到过两次。

一次,就是在艾莉亚的家中。为了彻底铲除这一家畜生,夜袭员出动。此后谢铭等人加入夜袭。

另一次,则是杀死大臣的一个远亲。这个远亲仗着自己和大臣有血脉关系,绑架貌美女性并凌虐致死。同时需要杀死的还有专门负责保护他的5名恶贯满盈的雇佣兵。

这个远亲倒是被团队的远程担当玛茵给一枪爆脑而死,不过他的5名护卫里倒是有一个人让谢铭很感兴趣。

出自帝国的第一拳法寺—皇拳寺的拳法大师,在寺里面还担当的是负责教导弟子的师傅。虽然被皇拳寺给逐出了师门,在帝都酒池肉林了10年,但是实力还是不可小觑。

而正好,谢铭的斯巴达格斗术已经进入了突破的关头,没有比他更好的磨刀石了。

在经历了一番血战,谢铭的斯巴达格斗术终于突破了瓶颈,进入到了精通境界。

斯巴达格斗技精通(被动):将暴力展现为极致的格斗技,未装备武器的状态下攻击伤害增加70,攻击速度增加50。

自然,主神空间惯例的五挑三奖励也发放了下来。

120点数据点

230000点交换点。

3空手状态附加10点破甲

4攻击伤害增加5

5处决(被动):当敌人进入僵直,麻痹等无法动弹的负面状态时,伤害增加50

自然,谢铭选择了对他帮助最大的后三项奖励。特别是最后的那个被动技能处决,简直就是为了盾返量身打造,自然是不能错过。

还有一点值得在意,就是在斩杀后的敌人情报中,并不是所有人的种族后缀上都有着魍魉二字。而有这个后缀的,却都有着共同的特点。

一个是都在帝都,一个是都有着魍魉化这个反杀技能,一个是他们都是穷凶恶极,或者思想扭曲的人。

这种种线索,都不得不让谢铭往深处去猜想。魍魉二字,到底有着什么意义?为什么会出现在种族这一栏中?

时间就这么飞速的流逝。

——————

傍晚,娜洁希坦召集了众人来到了会议厅。

“这次的目标是帝都的连续杀人魔,斩首赞克。”

娜洁希坦点燃香烟,向着众人介绍着:“他只在深夜行动,斩下他人的首级拿走,已经有了数十人惨遭他的毒手。”

“斩首赞克吗”

听到这个名字,谢铭的脑海中迅速回想起了他的事迹。

赞克原本是帝国最大监狱里的侩子手,因为大臣作恶的原因,帝国监狱里遭受死刑的人越来越多。而赞克手下的亡魂也越来越多。

他每天每天,不停的砍下那些跪地求饶的犯人的头颅,不停的斩首,斩首,斩首。到了最后,斩首已经成为了赞克的习惯。

最后,他已经不满足于在监狱里斩首,于是跑出了监狱,到了街道上杀害平民,或者警备员。

为了铲除这个杀人魔,帝国专门组成了讨伐队来讨伐。但是却没有抓到他的马脚,至此他便销声匿迹,不知去向。

最重要的是,斩首赞克,是偷取了监狱长的帝具后跑出来的。若说他不能使用帝具,是绝对不可能的。也就是说,他是一名帝具使。

这样一来,斩首赞克的危险性就大幅度的提升了。

“娜洁希坦你知道赞克的帝具效果吗?”谢铭出声问道。

娜洁希坦吐出口烟气,摇了摇头:“不,至今没有收集到他持有的帝具情报。”

“是吗那还真有点棘手了。”

未知,永远是最可怕的。这句话,一直被谢铭牢记在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