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渊拉着殷寒坐下,倾身凑在殷寒耳边说道:“你快打坐调息,尽快恢复巅峰实力,这样下一轮抽签才能有好状态。”

然后冷渊又塞给殷寒一瓶丹药,继续说道:“这是帝后新炼制的丹药,恢复特别快!一次只能吃一颗,你省着点,咱们得坚持到团队争霸赛。”

“既然这么好,你拿着。”

殷寒拉过冷渊的手,将丹药瓶子放回他手心。

冷渊瞪眼想说什么,但还没开口就被殷寒打断了。

殷寒霜蓝色的冷眸凝望着他,张嘴:“我没受伤,修为也没消耗多少,还用不上帝后的丹药。

我已经晋级下一轮,现在该你好好保持状态。”

殷寒看着冷渊的眼神无声问他,打坐吗?

我为你护法。

冷渊眨了眨眼睛,有些脸红的将丹药瓶子收了回去,嘀嘀咕咕嘟囔道:“不要就不要,好东西我自己留着得了。”

然后又朝殷寒摆摆手,比赛这么精彩刺激,他可不要错过观赛。

他还未上擂台,实力修为都在巅峰,状态也十分好,用不着闭关调息。

清纯非主流美女性感的诱惑

冷渊抬头看向擂台,“行了行了,看比赛吧!”

“好。”

殷寒点点头,垂眸扫过两人还握着的手,冰冷的霜蓝色眼眸中浮现一丝柔和的光辉。

两人旁若无我,身边挨着坐的李福灵、柳雪等人默不动声的起身换了个位置,拒绝吃狗粮!三座擂台上,比赛激烈刺激,有人认输,也有人不甘心低头,最后死在擂台上。

一场场比赛继续,神驿太上长老负责抽签,他身边晋级的令牌都摆放了不少。

四方神域众势力神王境界的弟子不少,因此抽签来去,都是其他势力,暂时没有苍九宗。

转眼一个时辰后,终于抽到了苍九宗!神驿太上长老说道:“东神域苍九宗无霜,对北神域赤日教李文。”

霜帝起身,巫柔和巫山庆他们纷纷给霜帝加油打气,目送霜帝从容冷漠的走上擂台。

而他的对手和霜帝几乎形成了极致的对比。

霜帝冷漠如冰,赤日教李文却周身如火一样灼热,两人威压碰撞时,如冰火交汇噌噌冒起白烟。

众人瞧见霜帝时,忍不住抬头看向殷寒,乍一看霜帝和殷寒都是一样的冰冷,这让人们忍不住怀疑,难道霜帝和殷寒是同一种族?

等霜帝出手后,这一丝怀疑顿时打消了。

霜帝是人族,他的修炼方式也和殷寒完不同。

霜帝与李文交手,冰火厮杀相当激烈,夺人眼球。

众人观战许久得出结论,霜帝和李文都是四级神王境界,对比起来霜帝经验丰富,李文下手更狠辣刁钻。

李文在北神域颇有名气,神王境界中,他手段狠辣果断,眼睛十分犀利。

不管对手什么境界,李文都能在一百招内找到破绽,从而致命一击!但偏偏李文遇上了霜帝,霜帝虽来自上三重,但他在上三重数千年凭自己的手段和本事建立了庞大的势力。

霜帝经验丰富不是李文这种宗门培养的弟子能比的,一百招过去,两百招过去,李文未曾找到霜帝的破绽。

李文慌了,顿时被霜帝抓住破绽一招出局。

李文输了,霜帝胜。

李文出手狠辣刁钻,但为人却是大气,并不因此记仇或者怨恨。

他直勾勾盯着霜帝说道:“有机会下次再战!下次我定不会被你找到破绽,到时候,我会先抓住你的破绽!”

霜帝从容的点了点头,接下了李文的约战。

比赛还在继续……君九审视四方神域众势力,参赛的修士相对神域的年龄,都很年轻,天赋优秀出色,十分强大。

从他们身上能看到这些宗门势力的未来,小神域境一场变故,并没能折损他们多少羽翼。

能参加四方神域大会的都是各个神域的超级宗门,底蕴丰厚,弟子众多。

有了缺口立马补上,不会动摇根基,神圣联盟、圣月宗和轩辕氏还是太天真了。

君九也从众多势力中学到了经验,苍九宗的根基还不稳当,还需更多的弟子,也缺中流砥柱。

墨无越偏头看着君九,似乎知道君九在想什么,他握住君九的手说道:“不急,我们一步步来,苍九宗将来一定会成为东神域最强大的宗门。”

“嗯,有你我,还有大家齐心协力,苍九宗的未来不会比这些宗门势力逊色。”

君九嘴角微勾,眼眸中闪烁着灼热的光芒。

是野心!也是希望。

君九深呼吸按下心底的激动,勾唇对墨无越笑了笑,然后平复下心情后继续看向擂台上。

一场场对决,抽签也陆续抽到了苍九宗的其他人。

并不是场场都是胜利,也有输的时候,不管输赢君九一样都会鼓励赞扬。

因为君九的心底并不看重输赢,她更在意这一战能否让苍九宗的弟子学到经验,从而提升自己的实力。

而且比起输赢,苍九宗弟子的生命安更重要!君九看着柳雪、尹箫、司马晋等人一一上场,有输有赢,也有表现震惊场的。

比如唐笙,唐笙的阵法越来越精妙绝伦,杀伤力强的离谱。

唐笙的对手一上场还没碰到唐笙的衣服,就被唐笙困死在了重重阵法之中,活活耗尽了灵力,不得不悲愤认输。

唐笙赢的神奇,也赢的漂亮,令人惊叹。

还有李福灵,经验不足,实力不够强,但李福灵十分坚韧,也很聪明。

最终李福灵以智取胜,得到了不少人的赞赏和惊叹。

君九收回目光,扫过苍九宗众人,神王境界还没有被抽签选中的人不多了,冷渊就是其中一个。

有殷寒这个上古霜龙在边上降温,冷渊不着急,沉稳有耐心的等待着。

就在这时,君九和墨无越的脑海中同时响起龙崽崽软绵绵的小奶音,“娘亲爹爹,你们在哪儿?

崽崽找不到你们了。”

崽崽醒了!君九嘴角微勾,眉眼温柔下来,随后偏头看向墨无越,君九问道:“无越,我去接崽崽过来,还是你去?”

“我去吧,小九儿你继续给崽崽录像。”

墨无越起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