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南初只能改变计划朝着姜桐儿走去。

“姐姐,新婚快乐。”

“不用客套了,这次来找你,是因为爷爷的事情,我前段时间听爸爸说爷爷去世前留下了一封信想要给你,我知道你一向都是最孝顺的,应该不会想要错过那封信吧?”姜桐儿幽幽的说。

“那封信在哪里?”

“想要信就上楼,我们两个人单独聊聊。”

“好。”

姜南初一口答应下来,她知道一切都在陆司寒的计划当中,她只需要做一枚相信他的棋子就可以。

当着不少宾客的面,姜南初跟随姜桐儿前往酒店八楼的客房。

“我已经听你的话来到客房了,所谓的信呢?”

“没有信,今天是我来和你做了断的日子。”

姜桐儿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纤细的手指划过面前的玻璃茶几。

“姜桐儿,今天可是你的婚礼,你劝你安分一点吧。”姜南初谨慎的后退了一步说。

纯真又俏皮迷人咖啡少女

“姜南初,我所有的一切都被你毁了!简梓佑是没有办法才肯娶我的,他根本就不爱我,姜家也被你夺走了,看着那些曾经欺负过你的人活的这么惨,你一定很开心吧?”

姜桐儿崩溃的大喊道。

“一开始救简梓佑的人是我,姜氏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一开始也是属于我的,是你们太过贪心,从来都不肯给我活路走。”

姜南初淡淡开口解释道。

“胡说!你这个扫把星,要不是姜家你就是一个孤儿,我真恨小时候怎么没有掐死你!”

“如果找我过来,只是和我说你有多后悔的话,我们没有必要再说下去。”

姜南初说着就要下楼。

“等等,你知道吗?我怀孕了。”

姜桐儿说这句话的时候眸光透露着狠辣。

“既然怀孕了,就该好好的休养,发这么大的火,对宝宝可不好。”

“姜南初,如今这个房间内只有我和你,如果我的孩子意外流产,你说媒体会怎么写?”

姜南初听到这句话,不敢相信的看着姜桐儿。

“姜桐儿,你疯了是不是,肚子里面也是你自己的孩子啊,为了扳倒我,你难道……”

姜南初话音未落,姜桐儿双手握成拳猛地锤击起自己的肚子。

“姜桐儿,你住手!”

看到这一幕,姜南初慌乱了,她为了对付她真的可以利用任何东西,哪怕是亲生骨肉都不放过!

姜桐儿每一拳砸在肚子上都用尽了力气,因为疼痛她的脸色开始泛白,额头不停的有细汗冒出来。

“姜南初,我要告你杀人未遂,我要告到你坐牢!”

姜桐儿癫狂的笑着说,这一步走出去,这么多媒体朋友看着,姜桐儿就不信陆司寒还可以救姜南初。

姜南初想要上前去阻止姜桐儿,可姜桐儿却趁机直接撞在了玻璃茶几的尖角上。

“啊!”

凄厉的喊声笼罩在房间内,姜桐儿的腿间有红色流淌出来。

片刻时间,姜南初感觉房间都弥漫着血腥味,这一切难道也在陆司寒的预料之中吗?

“救救我,好痛,好痛!”

“砰!”

很快记者媒体朋友撞门而入,对着姜南初与姜桐儿拍摄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