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溜达达上山,穿过古老山门。

发现山上很热闹,门中弟子忙忙碌碌准备战事,审查也严格许多,多了一丝肃杀气氛,最有意思的是许多弟子把散落在山上各个池子里的锦鲤收集起来送进深潭,也许是防止殃及池鱼,连仙鹤也被带到深山里。

还真是……熟悉的味道。

晃晃悠悠赶往清虚宫,路过膳房特意跑进去蹭了一顿饭,吃了几大盆险些吓坏厨子,可惜没了那个和蔼的胖厨大叔,也没了那超大号饭盆。

再次回到阔别已久的清虚宫,崖边老松风吹不动,大殿还是老样子,清虚一共就那么几个人清静的不像话,徐灵和杨沐站在门口微笑欢迎,杨沐更加稳重,徐灵成熟丰满许多,微风吹,衣袂飘飘似真仙。

“小白~”

徐灵蹦蹦跳跳跑到跟前上上下下仔细看看,对白雨珺脸上的鳞片羡慕不已,她的脑袋不能用正常思维去理解。

“哇~真好看~可我更喜欢你人身蛇尾的样子哎~”

白雨珺低头看了看徐灵的胸,站在一起对比很明显,徐灵见某白看自己的胸几乎条件反射看了看对方,这一看顿时自豪感油然而生。

哈~也太小了吧,看看咱的。

性感丰满的徐灵装作不经意挺了挺胸,非常不客气的炫耀,华山最无聊的姑娘开始在蛟龙面前有了自豪感……

“……”

精灵公主

杨沐看不下去了,清虚宫自然神圣被这蠢女人破坏殆尽,师父还是太骄纵她。

“白师妹,师父在殿内等你。”

轻轻点头微笑,顺便狠狠在徐灵胸口瞅两眼,惹得小妞更是挺胸抬头充满自信,也许天天睡懒觉有所帮助,此风不可长。

走进神殿,先上了三支香然后拿出瓜果摆好,恭恭敬敬祭拜。

徐灵站在一边当着神像的面吐槽。

“当年你在的时候负责上香换蜡烛,后来你走了全都由我管,铁球来了之后由铁球负责,唉,铁球也跑了。”

“师姐辛苦了,以后还归你管。”白雨珺认真说道。

“呃……”

笑笑,绕过神像从神殿后门出去,接着进了另一栋大殿,看见师尊于蓉微笑端坐似乎等了很久,赶紧走到近前按照门中规矩施礼。

“弟子白雨珺,见过师尊。”

“回来就好,坐下说话,你们两个也进来坐。”

难得的,清虚宫师徒三人一蛟齐聚,纯阳宫唯一一座人员凋零一脉,即便全脉上下齐聚一堂也不过坐了四张椅子,杨沐坐一边,白雨珺和徐灵坐一起,没有侍者全靠自己动手泡茶沏茶,很自在。

先是问了许多琐事,又问了北境冰原一事。

当得知冻土冰层之下堆叠数不尽海量尸骸后于蓉也吓一跳,面露愁色,龙骨可镇压尸海没错但难免变数太大,如果有居心叵测之辈出于贪婪移动龙骨,那么,不仅仅是北部森林恐怕整个中原都要遭到波及。

尤其那些尸骸生前可能是某个强大神秘军队,还有神龙被斩首,掩藏在这个世界的秘密说出来足以吓死人,知道越多越心惊。

与冰原之下恐怖尸海相比,西方教掀起这点儿风浪反而算不上事儿。

“雨珺,你确定龙魂已逝?”

白雨珺面色悲戚点点头,当时能够明显感觉到龙魂真的回归天地间。

于蓉头疼,若是龙魂还在尚有可能灵活应对各种变故,可龙魂消散只余龙骨,怕是要出现什么变故。

难为那些冰原生物,不顾一切守住龙骨打杀僵尸,它们已经是世界安宁最后一道防线。

即便尸海泛滥也不会对冰雪生物造成太大伤害,毕竟环境气候和特殊物种令它们无比安全,想不到人类世界安危最后还要依靠妖物来守护。

此事以后再说,先把眼下这场战事度过再说,不然成天被人骚扰如何做事。

“雨珺,这场教派相争你很重要,没了龙骨他们无法对付你,让他们知道什么是蛟龙,尽管去做。”

“是,师尊放心,我一定会和他们认真讲道理。”

于蓉和杨沐徐灵笑了,是啊,白蛟的道理就是手里兵器,动刀子。

“可有计划?”

“有的,要先试试才知道好不好使,可能需要数天验证。”

“不着急,先歇息几天再做。”

又是一阵闲聊,得益于白雨珺走的路最远去的地方最多惹得徐灵羡慕不已,也想出去游历,可想到出去到处走特别累还不能睡懒觉就放弃了,还是山上好,房间里木床舒适吃饭香不用到处走,看看,小白都瘦了,有自豪挺胸……

聊了半天,又在一起吃了顿饭,基本上是白雨珺亲自掌勺做菜三个人管吃。

一锅酸菜鱼搭配四道凉菜和一盘汤汁白梨,香甜米酒。

杨沐总觉得那鱼有些眼熟,好像是灵虚师弟们用灵丹养的鲤鱼,据说鲤鱼也能修炼所以喂半成品丹药看看能不能成精,话说这味道真的很香……

吃完饭,师兄妹三个出去跑疯。

先跑去莲花峰玩耍,然后又去了朝阳峰和落雁峰,砍了一根雪竹做笛子,多才多艺的某白吹奏一曲惹来诸多纯阳弟子围观,论才艺的话白蛟不怕任何人,见听曲的人多干脆开一场文艺表演。

拿出古琴,一曲醉人入梦,仙山,仙境,清泉叮咚奇峰怪石,残雪初春。

有许多爱好曲艺的同门纷纷上前献艺,一时间山谷里叮咚作响惹人驻足,一扫临战前的紧张,好不逍遥自在,这才是仙家美事。

有逍遥者斜躺古松山石之上,酒葫芦仰起大口喝酒弄得浑身都是,大呼痛快。

无论是入门不久的小娃娃还是各峰长老,皆不论身份只谈逍遥仙,人越聚越多,闲来无事者纷纷前来赏艺,很多人惊艳于清虚那蛟女脸上的鳞片,不明白为何露出妖态,后来猛地一拍脑门想起这才是自在自我,何须隐藏,原来蛟女长老已领悟道法自然,佩服佩服。

远处,山涧对面雪松下。

两鬓雪白的楚哲面带浅笑遥看声乐之处,华山已经很久没有如此热闹了,数百年弹指一瞬,她一如当初那个坐在树上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