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居清虚宫的皇宫那些人勉强接受自己和妖兽当邻居的生活。

在担忧会不会被一口吃掉的同时对清虚一脉峰主于蓉更加敬佩,连妖兽都能抓来看门护院真的很厉害,甚至李香菱梦想自己有一天也能抓来妖兽守门,还可以天天出去炫耀。

白雨珺没空浪费时间,取回横刀和重尺背在后背,先是去膳房狠狠吃顿肉。

胖厨大叔很高兴,特意准备许多肥肉。

看白雨珺吃的胖厨大叔心里也很高兴,就像是看着自己养的宠物吃得越多越高兴,觉得自己就算将来去见老祖宗都倍儿有面子。

看看,咱也是喂过妖兽的人。

吃饱喝足给胖厨大叔送个微笑,急匆匆直奔灵虚宫。

白雨珺与灵虚宫弟子们关系还是不错的,甚至灵虚一脉峰主江离也对能吃废丹药渣的白雨珺很感兴趣,一边观察一边做记录研究废丹再利用,灵虚宫的人很想知道用无数废丹能不能喂出来个高级妖兽,如果方法可行就试试饲养妖兽增加战力。

管理废丹的管事老远看见白雨珺过来,立刻迎上前。

“哎呀呀恭喜白师妹出关,来来来,上座。”

肥胖管事像个球似的滚过来热情招呼,甚至还特意用袖子抹干净椅子让白雨珺做。

老熟人该不会是脑袋出问题了吧……

甜美可爱丸子头美女毫不吝啬微笑甜美写真

明明是被压在山下,到了这胖子嘴里变成了闭关,以前来了也没啥交流他忙他的咱坐角落等废丹,啥时候如此热情?

事情反常即为妖!虽然自己就是妖!

发觉白雨珺用警惕眼神看着自己,胖管事尴尬。

“白师妹,这是最近所有废丹,品质都很不错。”管事热情拿来木箱。

这话说的很有趣,是废丹,而且品质很不错。

“你……有事?”

“唉,一言难尽啊。”胖管事叹口气面露难色。

白雨珺很想说既然一言难尽那就别说了,来灵虚宫坐坐就好没必要一直坐在这,宫内浓浓丹香味儿实在是诱蛇,忍不住犯罪怎么办。

“我山下家里大哥有个娃娃,那是我们全家唯一一根独苗,谁知两个月前得了一种怪病,每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生凄惨,我求了好多师兄弟才弄到一个方子,所有药材我都有,唯独缺一种只有师妹才有的东西。”

说完,胖管事看向白雨珺。

白雨珺一愣,随即警惕的看着旁管事。

“别做梦!我就一个蛇胆拿去做药让我怎么活?”

蛇胆可入药,性凉,味道苦,微甘,可以驱风祛湿、清凉明目、解毒去痱等功效,可调理滋补神经以及内分泌和免疫系统,还能延缓衰老。

蛇类妖兽数量之所以稀少正是因为医学书籍那些记载,普通蛇类药用功效就那么强,妖蛇岂不是更好?

听到找自己要东西,白雨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那蛇胆。

“咳……”

胖管事差点被一句话呛到,抬头用幽怨眼神看着白雨珺,那眼神看得蛇浑身不得劲儿。

“误会,全是误会,我怎么可能害白师妹呢,只是想从白师妹那里讨要一些旧蛇衣,药方子说需要白蛇旧衣且灵性越足越好,别的白蛇灵性不足,想来想去也只有白师妹常年受于师叔教导灵性十足,特来求些。”

“这样啊,早说嘛。”

松了口气,刚刚差点拔刀打起来,不过这胖子也蛮会说话,旧蛇皮叫做旧蛇衣。

“想要多少?我这有刚刚蜕下的。”

“不多不多,鳞片七个足矣。”

听到有新的鳞片胖管事很高兴,本来打算要些陈年旧蛇蜕,想不到还能拿到刚刚换下的,年头多药效自然更好。

“我没带在身上,我回清虚宫给你拿过来,七片够么?”

“足够足够,不用来回麻烦白师妹,我跟你一起去吧,早点炼制药材好让我那侄儿早些恢复。”

“也好,省的来回浪费时间,走吧。”

一人一蛇快步赶路,很快回到清虚宫,白雨珺去自己住的房间取出七片如玉般蛇鳞送给在客厅等候的胖管事。

为表感谢,胖管事送给白雨珺一粒丹药。

他深知白雨珺吃丹药不是为了那乱七八糟的功能而是为了里面蕴含的营养与能量,故这没丹药没有太大功能,唯独所含营养丰富,正和白雨珺胃口,用七片蛇鳞换来如此好东西算得上赚了,胖管事需求上好白蛇鳞双方各取所需。

一天稀里糊涂混过去……

最近有大事。

路过太极广场时看见好多弟子聚集在师门告示牌周围,白雨珺习惯性靠近看热闹。

前面弟子大声读出告示内容。

“下个月初一宗门大比,奖励丰厚,炼气中期以上弟子皆可参赛,赛场分为炼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各取前三名,嗯,我肯定是炼气期第一名。”

白雨珺将最后一句话自动过滤,忽然对大比很感兴趣,之前每年都有不过自己不是在修炼就是在睡觉,今年去看看也不错。

附近几个新招收的年轻弟子望着白雨珺窃窃私语。

“哇!你们快看那个白衣服的,好漂亮!”

“是啊,不知道是哪一脉小师姐,真希望能当她的道侣。”某少年热血冲头。

旁边一个在山上混了几年的弟子闻言摇摇头。

“以后你们就会明白自己在想什么,相信我,我很佩服你,要坚强。”这位师兄说完还拍拍年轻师弟肩膀。

年轻师弟面露感动狠狠点头。

“我一定会坚强努力!”

“不是,别误会,我是告诉你得知消息后要坚强些,毕竟很多师弟都经历过。”

说完,那个师兄转身离开深藏功与名。

“好人呐……”

俩年轻弟子感激的看着师兄离开,暗叹师门果然好人多……

白雨珺回到清虚宫,想了想觉得去参加大比也很有意思,赢不赢无所谓主要是去学习观摩战斗技巧,至于报名问题可以找于蓉,比赛规矩还不是大佬们一句话的事儿么。

溜溜达达去于蓉书房,本来打算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混名额,结果刚开口就同意了……

直到走出书房还是懵的。

于是,其余各脉弟子们在看见清虚一脉名额时感觉怪异。

各脉参赛弟子一两千,没办法,弟子基数大,最为奇怪的清虚一脉弟子只有两个,没想到今年又多了一人,不,一条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