楮墨笑笑,眸光森冷。

“慕长青打的什么主意,难道你不清楚?”

容曜蹙眉,点点头。

楮墨看了看容曜,“你和慕十瑜……”“墨少。”

容曜蹙眉,低低道:“周家和慕家,誓不两立、不共戴天。”

楮墨默了默,“好,我知道了……你去办吧。

不用担心我。”

“是。”

容曜点头。

“墨少,您放心,您很快就能出去。”

“自然。”

楮墨颔首,微笑。

蓝色少女

容曜抬手看看腕表,时间差不多了。

于是起身,“墨少,我走了。”

“嗯。”

看着容曜往外走,楮墨微微眯起眼。

“容曜。”

“是。”

容曜立即转身。

楮墨看着他,郑重道:“你有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容曜默了默,嘴巴张了张,可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行了。”

楮墨自然也不逼他,毕竟多少年的兄弟。

“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吧。”

容曜蹙眉,点头。

“是。”

楮墨看着他走出去,眉头始终没有松开。

这次,他被扣押,容曜却能进来,楮墨自然能猜到是因为谁。

容曜一定是找了慕十瑜。

这段时间一来,容曜和慕十瑜走的有些近。

要说,容曜和慕十瑜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样的血海深仇,换成谁都没法接受。

所以,容曜为什么会愿意和慕十瑜走的近?

容曜心里在想什么?

又在打算着什么?

楮墨肉眼可见,容曜确实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而什么东西,可以改变他?

男女情爱?

那不可能。

楮墨能够想到的,便是复仇!慕十瑜的出现,应该是让容曜燃起的复仇的希望!只是不知道,容曜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容曜对他只字不提,想来是不想连累自己。

“嘁。”

楮墨摇头笑笑。

不用容曜担心会连累他,只怕目前这个情况来看,楮家已经是将慕家给得罪了。

——容曜出来,慕十瑜匆忙拉住他的手。

“快走!”

容曜一凛,也来不及多问。

被慕十瑜拉着一阵狂奔,身后有脚步声和人声。

“哈啊……”慕十瑜实在是跑不动了,看看四周,应该是安了,才停下来。

“不,不行了。”

慕十瑜捂着胸口,刚才跑的太快,肺里都疼。

再抬头看看容曜,他怎么脸不红、气不喘的?

哎哟,身体素质可真好。

容曜垂眸,静静的看着她。

“好点了吗?”

“……嗯。”

慕十瑜点点头,“你们说什么了?

还需要我做什么?”

“不用。”

容曜摇摇头,“这次,很感谢你。”

慕十瑜一滞,收到感谢,心上却不怎么欢喜呢。

容曜微微蹙眉,“我得离开了。”

“啊?”

慕十瑜一滞,“这……就要走了吗?”

“嗯。”

容曜点头,“我总不能一直让墨少在这里关着。”

“……嗯。”

慕十瑜点点头,她自然知道容曜说的是对的。

只是,她才帮了他,他就要这么走了。

怎么想想,都有种翻脸不认人的感觉呢?

“怎么了?”

容曜无所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