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紫黑色的流星,从晶壳之中渗出,进入了壳虫世界。

当亚特进入壳虫世界之后,才发现,壳虫世界之中有多么地“完善”。

主位面,附属元素位面,阴影位面,星界。

一个完整的世界拥有的位面,它都有。

麻雀虽小五脏俱,这句话完可以用在这虚空壳虫的身上。

各种位面以奇特的形式连接在一起,就像是…..甲虫?

亚特仔细地感知着各处的壳虫世界内部各位面的结构和位置,脑中浮现出的结构近似一只甲虫,但是内部的结构…….章鱼?

像是章鱼和甲虫的结合体。

亚特将视线转向身后的晶壳。

晶壳就是甲虫保护身躯的背板,外部光滑无比,在一些地方留有缝隙,就像是世界晶壁上自然产生的小洞。

而在内部,在晶壳内层上,有着密密麻麻的、近似吸盘的透明触须。

陷阱。

纯净迷人清纯美女可人写真

如果有什么东西试图突破晶壳,就会被那些吸盘给吸附住。

并且……如果没错的话,那些吸盘实际也是虚空壳虫的消化器官。

从内部暴力突破,并没有那么简单。

而且……

当亚特想要进行下一步的行动时,异变突生!

无数形态奇异的生物从各个方向飞来。

亚特并没有什么动作。

在进入虚空壳虫身体之后,他顿时就感受到了这一股股充满敌意的视线。

貌似有一群家伙正在守株待兔,等待着有东西被虚空壳虫吞进来。

形态怪异、种族不明的半灵魂半信仰态生命。

近似人形,身周萦绕着混乱的、无法归纳为灵魂态还是信仰态力量的诡异生命。

他们在将亚特包围起来之后,并没有什么动作。

因为,在他们的眼中,此时的亚特,身上笼罩着紫黑色的迷雾,根本没有办法观察他的具体形态。

就像是不是任性,都无法辨别出来。

三级?四级?

这么强大的生物被虚空壳虫捕食,在这段时间以来,已经是相当罕见的事情了。

因为虚空壳虫陷入蜕变期,不会主动进食,所以,这段时间会进入到虚空壳虫世界里的,只有那些眼高手低的白痴以及被虚空乱流甩飞的倒霉蛋。

而就在这个时候,所有将亚特包围起来的生物,都不由得惊呼一声——

而被紫黑色光芒包裹的亚特,也将目光转向他们所看的位置,无数颗流星般的光芒之中,夹杂着一颗血红色的星辰,在他的视野当中在快速靠近着,其中一颗血色的流星得越来越大。

血红色的、球形大小的三维物质生命,比起月球还要大上一圈,比起地球也只是小一些而已。

“血月来了!怎么办?还要不要…..”

“当然是跑啊,你想被它吃掉吗?”

他们的视线从那个巨大的球形生命上掠过。

它的真名谁也不知道,混乱生物根本没有真名这一说,而在它吃掉了一个来自魔鬼系世界的生物之后,其他人为了辨识,就将那些被吞噬的家伙的代称挂在它的头上——

鲜血辉主、鲜红之月、暴食之主。

这家伙是他们之中最强大的,这家伙其实也是类似虚空壳虫的虚空捕食者,通过不断吞噬来提升自身,当时因为鲜血辉主和暴食之主,这两个家伙发现虚空壳虫沉睡的时候,尝试逃逸,然后被壳虫世界之外经过的这个血色星体给发现,然后这东西就一口咬了上来。

而它并没有咬中鲜血辉主或者暴食之主,而是咬中的虚空壳虫的晶壳,被虚空壳虫反口就给咬碎吞进来。

之后这家伙并没有死,而是重新聚拢了一部分身体,把那害它被吞噬的鲜血辉主和暴食之主给吃掉之后,逐渐恢复过来,开始四处攻击其他的囚犯狱卒。

在血色星体靠近的时候,恐怖的、血红色的能量波动在不断地扩散形成,这个庞大的星体生物的移动,产生了剧烈的空间风暴和乱流。

其隐隐约约、不断逸散出来的强大气息,让那些围拢而来的生物都不敢靠近乃至纷纷避开。

而亚特更是就感受到了一股混乱的意志:

“外来者……滚…..留下……吃掉……救我……自杀……朋友……战斗……”

没有完整意思的、混乱的、冲突而矛盾的“声音”向着亚特涌来,仿佛无数个有着不同意念的生物同时对他发出声音。

但是亚特能感知得到,这巨大的血色月亮,是“一个”完整的个体,它矛盾而混乱的声音,实际上都是它“一人”的意志。

它的实力,大概在三级巅峰左右。

当其他生物都后退时,这血色星体带着恐怖而霸道的气息,带着饥渴而混乱的意志向他攻击过来。

血色星体之上,逸散出恐怖的、浓郁的血雾,形成了一只怪异的手臂,长着无数根不同生物手指的巨大手臂。

手臂形成之后,就直接对着亚特抓了过来,就仿佛巨人在伸手捻起一粒沙子。

在手臂抓来的时候,亚特甚至能够看到,那无数如同毛发一般的手指上,裂开了一个个嘴巴。

“真丑。”

对付混乱侧力量最好的力量、自然是秩序侧的力量。

如果这个时候亚特使用规则级的力量对它狠狠地来上一下,就会出现效果拔群什么的描述了。

不过,虽然这具身体主打的力量并不是秩序侧的力量,但是呢……

“那东西是被吓到了吧?也对,血月这种不死不休的混乱侧疯子,谁也没辙。”

“死定了,这家伙死定了。”

“可惜了,原本以为能捞到一些汤水的,谁知道血月也在附近啊。”

“唉,只能去其他地方了。”

围观的所有人在看到血月做出攻击的时候,心中都给那个不明正体的家伙判了死刑,但是……

亚特的本体,那漩涡般的厄运依然平静地流转着,而魔眼假面下的人脸露出了笑容。

旋即面具上面的紫黑色纹路不断闪烁起光芒,一股庞大的气息不断释放出来。

扭曲、黑暗。

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那片紫黑色的迷雾缓缓散开,一个怪异的存在出现在众围观者眼中。

它的身形并不庞大,与血月相比仍然渺小,但是它的形态,在第一眼看去,就和混乱脱不开干系——

那是一个混沌的、巨大的、不定形的团块。

犹如雾气一般,无数颗细小的紫黑色光点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团块雾球,而那些细小的光点……

每一个紫黑色光点都是一颗眼球,人眼蛇眼山羊眼鹰眼蜘蛛眼昆虫眼,各种各样形态不一的紫黑色眼球。

看到它的瞬间,所有生物都感受到了一股来自心灵的冲击。

内心之中,所有曾经经历过的恐惧和混乱被毫无阻碍地挖掘了出来,浮上心头,引起了混乱。

作为混乱生物的血月,也受到了这股无差别的心灵攻击。

原本混乱的意志被再次扰乱和侵蚀,那只巨手上的无数手指瞬间扭转为一颗颗血色眼球。

然后,向着周围发动了无差别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