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神识为何会这样强?别用沙陀兽来糊弄老子,老三的土遁术早已修行到遁地无声层次,区区沙陀兽,根本不可能发现他的行踪!”

未开战便先折损一人,袭击周阳的两个黑袍修士当真是又惊又怒,两人看向那个白衣青年的目光,不由得带上了一丝忌惮之色。

这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

他们都清楚自己同伴的本领,这位同伴虽然修为没有他们两人高,只有练气七层,可是其在“土遁术”这个法术上面浸淫的时间却是超过了三十年,一手“土遁术”施展出来后,便是练气九层修士不注意也要吃上大亏。

这些年来三人合作,依靠这招不知道坑杀了多少强敌,不知道有多少经验丰富的老江湖栽倒在他们这招之下,没想到今天却在一个看起来年纪不过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身上翻了车,这实在是太邪门了!

“你们废话太多了!”

周阳看着一脸震惊的两个沙匪,手一扬,直接扬手便是两张二阶灵符砸向了两人。

他当然不会告诉别人,自己因为重生者的原因,天生神识就比同阶修士强上许多,因此他法力境界虽然是和两个沙匪一样处于练气八层,可是在神识上面,便是传说中的练气十层大圆满修仙者,也未必能够及得上他。

他曾经问过家族中同样练气八层修为的长辈,得知普通练气八层修仙者的神识外放距离只有七八十米,有些人会多出几米,有些人会少上几米,但误差一般不会超过十米。

可是他如今的神识外放距离却是已经超过了一百五十米!

这个距离也许和筑基期修士动辄上千米的神识外放距离完无法相比,可是对于普通的练气期修士来说,这个距离也已经是他们难以企及的程度了。

要知道,即使是筑基前的周玄灏,神识外放距离也不过勉强突破百米罢了!

粉嫩小公主的独立日

神识对于修仙者的作用,也许没有法力修为重要,可是神识强大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

凭借强大的神识,许多肉眼无法发现的危险,周阳都都能够比其他修仙者更快更早发现,他的法器攻击范围,也远远超出同阶修仙者许多。

而且神识强大的话,修仙者对于许多迷神惑心类法术神通抵抗力也会比一般修士强上许多,甚至日后开辟紫府和凝结金丹也会比一般修士更容易一些。

总之神识强大的好处有很多,周阳天生神识强大的事情,他连父母都没有告诉,又怎么可能随便透露给外人。

从小家族里的长辈们就告诫过他们这些后辈,要想在修仙界活得长久,就一定要给自己多留底牌,留的底牌越多越强,才会在和敌人斗法之时占据更大的赢面。

而底牌之所以是底牌,就是因为它除了修仙者自己外,没有第二人知道,被人知道了的底牌,也就算不上真正的底牌了!

眼前的两个沙匪以为他年轻好欺,觉得同样是练气八层修为,己方又在人数上面占据优势,稳操胜券吃定了他。

却不知道,他们今天招惹的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何等存在。

周阳身上别的不多,就是灵符多,就是丹药多,就是法器多!

没办法,谁让他拜了一个身为二阶制符师的好义母,又有一个筑基期的炼丹师父亲,自己还是一个二阶上品炼器师呢!

此时他不出手则以,一出手便是各种二阶灵符铺头盖脸的向着两个沙匪砸了上去。

以他练气八层的修为,使用二阶上品的灵符也只消耗不到半成法力,而他身上的各种二阶上品灵符数量加起来却是超过了二十张。

这种二阶上品灵符,市场价大概在30枚下品灵石左右,防御类和一些特殊类型的灵符价格还会稍高一些。

一般的练气后期散修,身上能够常备一两张二阶上品灵符就很不错了,都是用来充当翻盘用的杀手锏,宝贝的不得了,哪舍得像周阳这样一开始就扔垃圾一样随便扔出去轰人。

爆炎火球、冰枪术、庚金剑气……

当见到数种不同属性的二阶上品法术朝自己两人轰来之时,两个沙匪黑巾下的脸色一白,哪还不知道踢到铁板了。

“该死,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是某个家族的筑基种子,这次亏大了!”

两个沙匪心中大叫倒霉,一边连忙掏出保命用的灵符激发,一边拼命灌输法力到防御法器中进行防御。

像他们这样从事打劫行业的沙匪,自身修为实力固然重要,可是眼力有时候却更重要。

有眼力的沙匪,从来不会招惹那些看起来就比较难对付的敌人,宁可放跑猎物,也绝对不会将自身陷于险地。

说起来,这两个沙匪从事打劫行业也已经有些年头了,眼力劲其实也不算差,不然也活不到今天。

在动手之前,三个沙匪已经暗地里跟踪了周阳半天的时间,几经探查后发现周阳确实只有一人的情况下,他们才制定了这个夜袭计划。

按理说,以三敌一的情况下,就算周阳身上法器精良,也挡不住他们的围攻才是。

毕竟当沙匪当了一些年头的他们,手上法器也都不差,甚至那黑袍修士手中的赤红色旗幡还是一件二阶上品法器。

不过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呢,谁还没有个走眼的时候呢!

三人千算万算,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选中的猎物,竟然是一位修仙家族的“筑基种子”!

所谓的“筑基种子”,便是如周阳这般,在各自修仙家族里面被长辈寄予厚望的家族天才,严格一点来说的话,就是只要不中途夭折,以后都能服用“筑基丹”筑基的家族修士。

这些“筑基种子”修士,平日里基本上都不会轻易离开家族的地盘,就算是离开,也通常都会和家族长辈结伴而行,而且身上必定会携带家族长辈赐下的保命之物。

沙漠中从事打劫行业的沙匪见到这种老少组合队伍,一般都会远远的避开,没有谁愿意因为这一单生意,招来筑基期修士的疯狂报复。

周阳只有一个人,修为也只有练气八层,在他动手之前,三个沙匪只当他是一个独自出来冒险历练的普通家族修士,哪会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也是这会儿见到他出手豪猛,一出手就是数张二阶上品灵符后,直面他的两个沙匪才后知后觉发现这个要命消息。

发现这个消息后,两个沙匪顿时就知道,今天这单买卖定然是做不成了。

因此在消耗压箱底的防御灵符配合防御法器挡下周阳一轮攻击后,那个手执赤红旗幡的黑袍修士顿时一摇手中旗幡,释放出七八颗人头大的赤红火球轰向周阳反击一波,口中则是大呼道:“老二,点子扎手,风紧,扯呼!”

喝声未落,他便反手给自己拍上一张用来提升移动速度的二阶下品灵符“神行符”,然后身形一转,直接转身就逃了。

“大哥等等我!”

那使圆锥法器的沙匪见到这一幕,眼珠都绿了,连忙跟着拍上一张“神行符”追了上去,生怕自己晚走一步就走不了了。

正驱使银罡盾法器抵挡火球轰击的周阳见此,脸色顿时一变,面色恼怒的怒喝出声道:“浪费我这么多灵符还想跑?都给我留下来吧!”

喝声刚落,他右手一扬,扬手打出了一枚长约尺许的暗红色飞针。

茫茫夜色中,只有牙签大小的飞针根本不显眼,正在逃跑的两个沙匪,谁也没有想到周阳手上竟然还有这等阴人法器。

待到他们神识发现暗红色飞针破空产生的动静之时,面对飞行速度超过音速的飞针法器,已经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应对了。

“啊!大哥救我!”

只见得暗红色灵光一闪,那使圆锥法器的沙匪就身体向前一伏,瞬间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在品级高达二阶上品且专破护罩类法术的飞针法器攻击下,他身上那层护体金光并不比一张纸来得厚,根本无法发挥出任何防御作用。

而前面逃走的使旗幡法器沙匪见到这一幕,顿时逃得更快了,甚至一边逃跑,还一边祭出一面黑色盾牌法器挡在身后,显然是吸取了同伴的教训,生怕周阳给自己也扎上一针。

这却是他想多了,像这类飞针法器,一旦失去了隐蔽性和突然性后,很难再起到作用。

而且飞针法器炼制不易,法器本体相比同阶的飞剑法器要脆弱许多,贸然出手一旦被拦截住的话,很容易就会损毁,周阳还不想为了杀一个沙匪,就毁了这件对自己极具纪念意义的法器。

何况他手中的杀手锏,可不只有这一种。

“浪费我一张罕见的雷符,你死也值了!”

他望着那即将逃出自己神识笼罩范围的沙匪,脸上肉痛之色一闪,咬牙将手中一张闪烁着淡淡蓝色电芒的灵符激发了出去。

轰隆!

漆黑的夜空中,忽然响起了一阵雷鸣声,然后雷光一闪,一道手臂粗的蓝色雷电便当空落下,轰然劈落到了已经逃上沙坡山顶的沙匪身上。

在这恐怖的雷罚下,沙匪的防御法器和防御法术部成了笑话,连一息时间都没有坚持住,便连法器带人的直觉被劈成了一堆焦炭。

遇到一个难题想请教各位书友!

本来写书这种事情是作者的事情,读者看书就好了……

不过我现在真的遇到一个难题想请教各位……

有人问我这本书有金手指吗?是什么?

我没有回答。

其实在我的设定中,肯定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