楮墨一声不吭,扬起拳头,一下又一下。“

饶、饶命……”很

快,肖扬就只有求饶的份了。

“……”时清欢看着,这架势怕是要不好啊!肖扬会不会被打死?

“住手!”时清欢冲上去,拦住楮墨,“不能再打了!”楮

墨一回头,眸底赤红、杀意毕现!啊

……时清欢吓了一跳,他这样子太可怕了!

“你……护着他?”楮

墨抬手,捏住她纤细的脖子。“

我有没有说过,所有水性杨花、红杏出墙的女人都该死?你是谁的人,你不知道吗?你刚才,是对着谁脱衣服?啊?”

这一声,猛兽般嘶吼!时

清欢浑身一震,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没有,我们什么也没有做!他没有碰我!”“

清纯妹妹修长美腿温婉气质写真

……”

楮墨眸光一敛,“那你来干什么?不许撒谎!”

他的手指,还在她脖颈上摩挲,散发着危险的信号。

时清欢吞了吞口水,“我……来借钱……”楮

墨冷笑,眸光如鹰隼,“借钱?借钱要脱衣服吗?钱这种东西,我没有吗?你是不是……当我是死的?啊?”

“……”时清欢惊恐,摇着头,“我没有……”楮

墨一抬手,嘶啦一声,西服扣子直接脱线蹦到了地上。

他将西服脱下,扔向时清欢,将她草草包住,“走!”

“啊……”时清欢几乎是被他拎着走,身子凌空。

门外,大雨不停歇。时

清欢架不住楮墨如此粗鲁,脑子有点晕。这

些日子,发生了太多事情……她不是铁打的,快要经受不住了。劳

斯莱斯车子停在门口,两束强光投射过来。时

清欢本能的伸手抬起、遮住眼睛,两眼一闭,失去了知觉………

…偌

大的房间里,冷气开的很足。

“咳咳……”时清欢闭着眼,呛咳不止。

泳池般大的浴缸里,楮墨抱着她,不留一丝缝隙。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时清欢脸颊酡红,无力的摇头,“

不……求求你,不要……我不舒服……”

“不要?”楮墨冷哼,“对着男人脱过衣服,我不喜欢!我讨厌你身上,一股野男人的味道!”

那个男人在她身上留下的味道,他要完完、彻彻底底清除!一丝一毫都不能留下!要多少次,才够呢?池

水,洒了一地……

时清欢体力不支,终究倒在楮墨怀里。

……

时清欢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睡的很不安稳。

“妈、妈……”

时清欢喃喃,她在做梦。

虽然是梦,可是,梦里的一切是那么真实。

梦里面,时清欢还是个孩子……小

时候,父母还很恩爱。

家里,有个保姆。那个保姆还有个女儿,比清欢小两岁。她们一起在客厅地毯上玩耍,那个小女孩突然就上前来抢走了她的洋娃娃……“

这是我的!”

小清欢不明所以,“这明明是我的……你想要玩,我可以借给你。”

“哇……”小女孩大哭起来,“就是我的!是我的!”

弄得小清欢不知所措。

突然,父母从楼上下来了,看样子是在吵架。“

清欢!”母亲跑过来,一把抱住女儿,眼中含泪,“清欢,我的孩子、可怜的孩子,妈妈对不起你……”小

清欢不知道母亲哭什么,抬着手替母亲擦眼泪,可是,母亲的眼泪怎么也擦不干……后

来,妈妈不见了。

小清欢孤零零一个人坐在地板上,眼泪汪汪,哭喊着,“妈妈、妈妈……”可

是,妈妈再也没有回来。家

里的保姆变成了继母,保姆的孩子变成了妹妹……继

母总是打她,妹妹总是抢她的东西……“

妈妈……”

时清欢蜷缩成一团,眼角挂着泪水。梦里面继母在打她,她只能一声声喊着,“妈妈……”妈

妈你在哪里?妈妈,永远也不会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