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凌风一声令下!

其身后的黑袍青年闻言,冷漠的一挥手,一名蒙面人,身形一闪,便已经出现在项云身前!

蒙面人身形悬空,俯视着项云,眼中带着一丝藐视之意,其双指如剑,向着虚空轻轻一点!

一道乌光,便如剑芒破空,朝着项云的丹田处,骤然激射而来!

“世子殿下,小心!”

贾云峰等八名地卫见状,俱都是毫不犹豫的飞身上前,以血肉之躯,要替项云阻挡蒙面人的一击!

然而,蒙面人见状,只是眼中讥讽之色浮现,随意的一挥手!

“唰……!”

一道匹连般的云力长虹,横扫而出,八名地云境强者,同时吐血倒飞,翻滚在地!

而那一道乌光,则依旧直直的朝着项云的丹田,激射而来!

感受到乌光之中蕴含的无匹威力,项云心中骇然,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挡下这一击。

可若是让他坐以待毙,却也不可能的!

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笑小可爱

项云眼中厉色以上,一把抽出苍玄巨剑,身形高高跃起,周身金纹浮现,运转全身气血,将丹田的云力倾尽,尽数汇于一剑!

洛凝曾经对他说过,剑之一道,修的是剑,练的是心,若是持剑之人,心存畏惧,那么这一剑,便不攻自破,不出也罢!

但倘若出剑之人,心中无敌,不畏生死,那这一剑,便可威力倍增,勇猛无敌!

而项云此刻,已经将这一剑,看做自己这一生挥出的最后一剑。

他已经心无旁骛,只想着将这一剑出得更快,更直,更好……

当项云双手握剑的一刻,步伐如弓,脊骨拉伸,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宛如一条龙骨。

他双手握剑,虎口发力,脚下力量透过腰间,躯干,与臂力结合。

汇聚全身的云力与气血之力,向前一剑劈斩而下!

这一刻,项云心中仿佛只有这柄苍玄巨剑,甚至于出剑的自己,也消失不见了。

他的六感仿佛在这一刻,突然消失,这世间便只有一剑而已!

“咚咚……”

忽然,项云耳边传来,宛如心脏跳动一般的声音。

这一刻,项云忽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苍玄剑拥有了生命一般,他甚至能够听到它的心跳声!

这一刻,项云只觉得自己的生命与苍玄剑,仿佛连为了一体。

并且他还能够感觉到,在某个遥远的地方,还有着一颗,与自己有着奇妙联系的心脏,在缓缓的跳动……

这一刻,项云闭上了双眼,手中苍玄巨剑,剑身骤然一缓,如柳枝划过湖面,与那道虹光交击在一处!

诡异的寂静声中,两道两道乌光交汇,苍玄巨剑剑身猛地一滞,项云身形暴退!

虹光一路激射,威猛无比,却始终无法破开苍玄剑剑光!

一路退出近百丈,项云整个人脚下的地面,已经踏陷下数尺,淹没了他大半个身形,手中的剑光几乎散尽。

然而,那蒙面人所击出的乌光,竟同样是消弭无形。

“咣当……!”

巨剑剑身重重的的落地,项云整个人虚脱了一般,直接栽倒在地,身上的气息瞬间萎靡下去!

为了抵挡住天云强者的一击,这一剑已经将他的云力、气血之力霎那间耗尽!

但即便如此,这一击,项云却终是凭借自己的力量,真正的挡住了!

“嗯……!”虚空中那出手的蒙面人,见到这一幕,不禁是瞳孔一缩。

“剑心之境!”

“小小年纪,不但战力如此超群,天赋也是如此妖孽,竟然已经达到了剑心之境,能够接下天云境云武者的一击,陛下,此子恐怕留不得呀!”

黑袍青年神色有些冰冷,眼中杀机闪动!

项凌风闻言,面色亦是眼中寒光涌动,沉吟了片刻,他终于是缓缓的开口!

“废其丹田、断其经脉,让他终生不能修炼,再斩其双臂,让他此生不能持剑!”

黑袍青年闻言,略一犹豫,最终也是点了点头。

虚空中的蒙面人得到命令,眼中厉色一闪,手中忽然凝聚出一柄青色短刃,他冲着下方的项云,猛一挥手!

“嗖嗖嗖……!”

三道青色剑芒,霎那间穿过虚空,直冲向项云的丹田和双臂!

剑芒倏忽间,已经来到项云身前,威势和速度比之先前那道乌光,竟还要恐怖三分!

贾云峰等人此刻,皆是身上负伤,根本来不及救援。

而项云也已然力竭,更是毫无抵抗之力!

眼看项云便要被击毁丹田,斩断双臂!

可就在这三道剑芒,冲到项云身前,不过丈许之遥。

“嗤……”

虚空中,一声细密的破空之声传来,旋即那三道血色剑芒,便毫无征兆的,在虚空中忽然爆裂,化作一蓬青光散去。

“嗯……!”

在场众人,竟都是面露惊诧之色,凝目看向剑芒消失之处!

“咦……那是?”黑袍青年发出一声轻咦。

只见,那三道剑芒消弭处,一丝宛如发丝般粗细的银芒,骤然破空向着西北方向的虚空,激射而去!

这一刻,所有人都看到了这道银芒!

当看到这一丝银芒在眼前划过,项云猛地一动,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人’,‘一把剑’,心中不自觉的激动起来!

而这时候,虚空中忽然传来一阵,苍老而狂放的大笑声!

“哈哈哈……”

“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

人生自古谁无死,呃……接下来是啥来着……?”

随着一声疑惑之语传来,虚空中一道惊鸿,如从天幕激射而下,势如惊雷!

眨眼间,此人已经来到了皇城广场上空。

与此同时,一股庞大的威压,霎那间降下,宛如江河倒灌,震慑四方!

来人体内散发出的威势,竟是毫不逊色于虚空中那名黑衣蒙面人,竟然也是一位天云境巅峰的强者!

突然出现的身影,立刻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众人凝目望去,但见虚空中,竟是一名身穿麻衣草鞋,头戴一顶破毡帽,身形佝偻的糟老头。

此刻他手中提溜着一个棕红色的酒葫芦,仰头灌酒,身子左摇右晃,仿佛随时都以可能会从虚空中跌落下来。

“这……”

眼前这人的形象,大大出乎了,众人的预料,如果不是此人身形悬浮于虚空,众人说不定还以为,这是从哪里逃难来的难民了。

“嗝……”

老头子倒也浑不在意众人的注视,仰头狠狠的灌了几口酒,摸了摸红通通的酒糟鼻,打了个满足的饱嗝。

“老梁头!”

一看到虚空中出现的身影,下方艰难仰头的项云,不禁是眼中精光大放,暗自感叹一声。

“这老东西终于来了!”

贾云峰等人望见老梁显身,也不禁是眼中泛起了神采!

“老梁前辈!”

这时候老头子的目光,也向着下方望来,看着瘫倒在地的项云,老头子取下毡帽,摸了一把乱如稻草的枯发。

“嘿嘿……世子殿下,老头子这出场还可以吧,我听说高手出场,可都要吟一首诗,说一句场面话才有气势的!”

看着一张老脸,笑的跟菊花似得老梁头,项云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旋即终于是有了些说话的力气!

“我……我吟你大爷,还不快来扶本世子!”项云没好气的大骂一声!

自己都已经躺地上快被人宰了,你他娘的还在研究如何出场!

被项云喝骂一声,老梁头丝毫不恼,当下讪讪一笑,身形一闪,出现在了项云身旁!

老梁头老老实实的将项云扶起,顺手在项云肩膀上一拍。

项云只觉一股暖流流经全身上下,原本枯竭的云力和气血,霎那间,恢复了一些,整个人也有了气力!

项云没好气的望着老梁头。

“你这老家伙,什么时候赶过来的?”

“嘿嘿……刚到,刚刚才到这里。”老梁头连忙回答道。

“是吗?”

项云目光顿时变得有些犀利,紧紧盯着老梁头的眼睛。

“咳咳……”

老梁头见项云紧紧盯着自己,顿时目光闪避,羞涩的像个小媳妇儿似得,这才又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

“诶……那啥,顺便想了几句诗词,耽搁了一点时间。”

“你大爷的!”

项云就知道,这老家伙,估计人早就到了,只是为了一个帅气的出场,一直藏着琢磨诗句呢

刚才要不是自己在危难关头,侥幸进入了剑心之境,超水平的挥出一剑,估计就挂了。

“嘿嘿……那啥,世子爷,咱这不也是及时出来救场了吗,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呀!”

老梁头腆着张老脸,笑嘻嘻的说道。

项云闻言,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但不得不说,眼前这张老脸,虽然让他有想抽人的冲动,可带给他更多的却是心安!

这老家伙,似乎总能在危急时刻出现。

“老家伙,对面可是五位天云高手,其中一个还是半步星河武王,你这身板能扛得住吗?”

虽然口中骂骂咧咧,可此刻项云还是有些担忧的询问道。

“嘿嘿……”

老梁头嘿嘿一笑,却是笑而不语!

“你们护好世子殿下周全!”

对贾云峰等人下令一声,老梁头便‘潇洒’的一转身,朝着对面项凌风、黑袍青年等人,一步一步的走去!

老梁头的身形虽然有些佝偻,脚步有些晃悠,可这背影,却给人一种稳如泰山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