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王者风暴最新章节!

说起来,周烈能够轻松化险为夷要感谢沈玉樽!

这沈玉樽可谓一代奇人异士,投入周烈门下并不居功自傲,而是见天在外面跑着。

他修隐匿大道,专门去访那些圣王陨落地点,依靠鹿璞剃下的鹿茸绽放九色神光,与太一邪剑建立联系。

真真没有比他更适合做这件事的人了。

他的御剑速度本就很快,又从周烈这里得了无上神行秘术,真可谓如虎添翼。仅仅十余日就突突了五十几处地点,在九色神光见证下逆转光阴,找到那些逝去的光辉与荣耀。

要不怎么说是个能人呢?对周烈的帮助非常大。

太一邪剑的力量水涨船高,知之能越发丰满,不再是先天不足的胚胎!

有道是无巧不成书,沈玉樽刚好在玻色世界附近游荡,正在寻找一处巨人族印记,以他修为隔着几座星宇瞭望,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玻色世界突然间“自燃”,随后出现一把琉璃大砍刀。

这等异象太过明显,漫说是他,再远些的地方都有高手投注目光过去。

于是乎,沈玉樽晃动身形潜到附近,想要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长发气质美少女蕾丝白裙展 甜美笑容居家写真图片

结果不等他多看两眼!嘿,某个看起来岁数不大的少女就这样挂了!

就冲刚才那风风火火爆发的威势,沈玉樽还有什么不明白?

这肯定是圣王等级的战斗啊!既然一方挂掉了,那还等什么?赶紧祭出九色神光接引吧!

沈玉樽直道自己运气好,心说这身子骨新鲜着呢!哪怕化作灰烬也能逆转回去,周圣君接收过去,缝缝补补就能用,消耗必定没有那般夸张。

于是乎这份幸运转移到周烈身边,让他呵呵直笑,对景泉说:“沈玉樽真是咱的福星,本来打算诈死一波,弄些高风险操作,没有想到他直接把神霸天给咱们送来了,这就有趣了!”

景泉也是乐不可支,觉得运道确实不错。

好吓人的大刀如同巨轮在身后滚来滚去,那真是想虚就虚,想实就实,等闲障碍物拿她没有办法,即便进入宝珠仍然一力碾压。

这种情况非常不妙,逃是逃不掉的,只能选择在一个恰当时机回身迎战。

谁知这把刀子尚未追到二人,已经陨落的神霸天竟然成了太一邪剑的祭灵,主人在此,刚刚出炉的武器岂能不认?

周烈扫视左右,与景泉合计道:“宝珠之中还有一些麻烦没有解决!不如这样,我呢故技重施,驾临在三头六臂马王爷身上!呢驾临在这个神霸天身上,毕竟这个家伙不简单,未必能够轻易控制。若是中间稍有差池,对于我夫妻而言肯定是大麻烦。”

“好!正好借助这个机会探探虚实大道,看看有没有可能挖掘出真谛,或许能够补齐我不善防御的短板。”

“着啊!这就开始吧!”周烈急忙召唤出九色神光,内有一剑,无垢无碍,似幻似真,初看时令人无法挪开目光,再看时神物自晦,似乎就是一把平平无奇长剑。

转瞬之间,神霸天出现了。

她的眼神刚刚聚焦,脑海中电闪雷鸣想要探明眼前状况,不料景泉一指点入她的眉心。

魔后出手快若闪电,神霸天再有能为,毕竟受到太一邪剑制约。

她的眼泪顿时涌了出来,觉得自己好惨,死了还要挖坟,难怪周老魔的功绩再出众,世人也不喜欢称其为圣君,私底下仍然周老魔周魔王地叫着,实在是因为这个人太可恶!怎地如此侮辱对手?节操呢?

没办法,周烈和景泉都出生于末世,从小养成的习惯就是百无禁忌,只要能有,好用,那就行了,谁管东西是怎么来的?

神霸天心中恨意滔天,震惊过后,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毕竟自己达到了很高层次,也许可以借助这个机会死而复生。

机会真是难得,因为景泉已经收回刺入她身体的大道唯一之剑,这剑光一去,滴血就可重生。

毕竟她还“新鲜”,死得不算很透,一旦去了钳制,复苏只在等闲。

景泉微微翘起嘴角,抬起手掌轰隆一声,便将庞大刃光定在原地,任由这柄牺牲了整个玻色世界搞出来的武器低鸣。

接下来神霸天几番挣扎,却无力抗拒魔后雌威,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一路大战,杀得银角和金角大败亏输,而且从银角那里抽取了庞大生命力量,存入九色剑光之中,令她感到不安。

她很有耐心,站在旁观者的位置等待机会。毕竟她叫神霸天,这是龙栖族的最高称号,代表无论处于何种境地都不会失去信念和勇气。

就这样,黑藤阁大军出现了。

神霸天内心激动,她感受到了十几道熟悉气息!其中一道气息更是日夜相伴,曾经传授给她各种攻击技法的授业恩师。

“机会!我一定要复苏!”

“我一定……”

“不对!臭女人,要做什么?”

神霸天难以置信,这个女人太疯狂了,她居然将大道唯一之剑送入玻色虚月刀,然后将这柄耗费无数财力,牺牲无数生灵的巨刃送向黑藤阁大军。

“不……”

神霸天双眸漆黑,竟然一下子脱离掌控,伸手抓向玻色虚月刀。

可惜,她慢了一瞬!

就这一瞬,巨刃一节节崩毁,炸出万千光芒,化作无量璀璨,在这片似幻似真天地横扫一切。

“混蛋!是混蛋!为什么要对我们赶尽杀绝?”神霸天转身出拳,不料眉心一痛,景泉就像穿衣服一样将她重新穿回身上,轻轻拍打胸口说:“说什么傻话?又不是我们逼着们攻打周家的,有仇有恨去找幕后那些人去!对了,这个黑藤阁阁主站在因果线重要节点上,听我夫君说,他在背后使了不少力,牵扯的事情多着呢!我能感受到,心里很痛苦,肩负国仇家恨没日没夜苛待自己,这才有了今时今日的成就!却忘记了最重要一点,们这些龙栖族刚刚降生就转化成人族,看看自己除了心里还有一道模糊影子还剩下什么?以的资质如何看不清?早就是个人了……”

“是个人了?”神霸天久久无法回神。